2018年10月

IMG_3199.jpg

「你是佛教還是印度教啊? 」有的時候和尼泊爾人聊天到一個段落了,這個問題很適合拿來開始另一個話題。旅館的一個服務生給了我一個很有趣的答案:「Inside I am Hindu, outside I am buddist. 」我對這個答案有點疑惑。旅館的經理接著說:「Do you know Budda was born in Nepal as a Hindu?」於是我恍然大悟,原來印度教和佛教是一家人啊。

仗著有之前兩次新疆單身旅行的經驗,這次的尼泊爾之旅我大概只排了三分之二的行程,留下一些時間我想到當地再隨機應變好了。加上旅行期間會碰上尼泊爾最大節慶活動之一-達善節(Dashain Festival),我一心以為到處會有很多慶祝活動,根本不用擔心會沒有事做阿。當然事情不是我這個傻人想得那麼簡單...

我在旅程的最後幾天回到加德滿都,這時也是十五天達善節裡最重要的那幾天,街上店家大部分都暫停營業,說是回家鄉去了。我問hostel的旅行社想問問簡單的健行或者是騎單車的day trips(一日行),但他們跟我說大部分導遊司機都放假去了,沒放假的也都在陪客戶山上健行,他們無法提供任何的一日行。我不死心,上KLOOK路客APP馬上找到一個隔天的單車一日行程,線上付了款。但,這行程會成行嗎?我不放心的打了電話去給台灣的KLOOK客服。「您好,訂單有確認的話就是會成行哦。」「但是我人就在加德滿都,現在放大假我問過的旅行社都說不出團耶,請跟當地業者確認明天真的會出團!」「好的,那我們跟業者確認後再回覆您。」幾個小時後,我果真收到KLOOK的訂單取消通知郵件(哭哭)。

 

經過這次12天的尼泊爾單身旅行,累積了些許心得:

機票

出發前上網做了一下功課,中國國航Air China的航線會經過喜馬拉雅山脈,景色非常漂亮。雖然要轉機留宿成都一晚,而且價格也不是最便宜的,但是國航有提供免費的中轉酒店可過夜,去程還是定了國航右邊靠窗的位子。

到了成都雙流機場出了海關已經是半夜,中轉櫃檯已經下班了。「要怎麼聯絡旅館來接我呢?」我心想。幸好問到一個熱心阿姨,帶我到免費的機場公共電話區聯絡上了中轉酒店,順利到了簡單的過夜旅館休息四個多小時。

到了機埸用台胞證在自助登機機器check in後,資訊板上一直沒有放登機口號碼,問了機場人員才知道登機口是幾號,這也是很妙。一早8點半成都起飛後沒有多久,突然間窗口出現了白雪皚皚的喜馬拉雅山脈,一整片望去好壯觀阿,飛機上每個人都興奮了起來。坐在我旁邊的阿北好幾次硬要擠到我窗邊來拍照,手上握著手機在我面前不停喬角度,一點也沒在客氣的。於是雖然這趟沒有去喜馬拉雅山健行,但我在抵達前就看到了一整片的喜馬拉雅山脈,真是太開心了!

IMG_2668.jpg

IMG_2670.jpg

出發前在booking.com訂房網站預訂好了每一停留城市的住宿,我盡量選擇了dorm room(宿舍)看看有沒有機會碰到一些其他國家的背包客,可以交流交流。的確這次旅行中,我遇到了一些有趣的人:兩個從中國來的女孩兒、一個住上海八年的西班牙人、一個長居德國Hanover的巴西年輕人、一個來瑜伽之旅的馬來西亞女孩,當然還有性格各異的旅館老闆們以及可愛的服務生們。可能是才10月初,尼泊爾旅遊旺季才開始,也有可能遊客們知道要避開達善節(就我這個傻瓜不知道),所以有幾晚在宿舍裡只有著住著我一個旅客,其他床都空著,可惜無人可交流。

由於達善節的關係,許多人會回到家鄉去過節,於是從加德滿都”出城”的旅遊大巴車票非常的搶手,幸好我抵達的第一天就買到了前往奇旺國家公園的車票。有一個馬來西亞女孩,可是等了三四天才買到去奇旺的大巴車票呢。

我去過二個加德滿都的公車總站,這兩個站也是一般遊客出城的站點。由於Google地圖上的位置實在不太精準,我一路問人,可是花了一番功夫才找到。

一個是Ratna Park bus stop,確切的位置在Kanti Path路上,Bir Hospital對面,這裡有非常多local巴士,分別前往近程郊區的城鎮,例如Dulikhel。

一個叫Sorhakhutte bus stop,這是許多遠程旅遊大巴上車的地點,例如前往奇旺。我Google找到了位置,但是一早六點多站在寬大的馬路邊,卻沒看到啥乗客。只見路上停了一兩台大巴,但都不是我要坐的大巴,我一片茫然。

「你們要去奇旺嗎?」我問了一位在路邊帶著小孩的婦人。跟她對了車票上的大巴車號,確定搭乘同一班大巴才放心了起來。後來當地人說,車票上的時間要再加30分鐘,才是真正表定的出發時間,「你如果沒有給緩衝時間,那一定很多人載不到呀!」他們理所當然的說。

另一個我很常用到的交通工具是計程車。一般來說機場到Thamel(塔美區)約20分鐘車程,是500-700盧比。而市區近郊例如Thamel到Patan,或是Thamel到猴廟的距離,是200-300盧比左右。但是由於達善節的關係(又是達善節~怒!)所有司機都會漲價100-200盧比不等,好像有一點是我們過年時候加價的概念,就連當地人也逃不了,也會被加價。我還遇過一個司機在開車中坐地起價,裝可憐叫我等一下多給他100盧比,但我笑笑地跟他說我們剛才已經講好價錢了喔,幸好他沒有把我丟在路上,還是載我到目的地。

我這次還是奉行”洋蔥穿衣法”,不太怕冷的我,共帶了三件無袖,三件薄長袖,三件緊身褲,一件薄羽絨衣,事實證明這個組合非常實用。10月初的加德滿都,白天很熱可以無袖出門,入夜偏涼了穿長袖,而在郊區Dulikhel山上的晚上,再套一件薄羽絨衣剛剛好。基本上來說,尼泊爾這幾個城市的空氣濕度都比台北來的低,所以即使熱也不太會流汗。如果空氣品質不要那麼差,住起來應該是會是蠻舒服的地方。

在尼泊爾的時候,最常吃的應該是momo了,他們說momo是西藏傳進尼泊爾的食物,而momo看起來就像我們常吃的水餃阿。吃過了蒸的和油炸的,我比較喜歡的Momo料理方式是炸的,外脆內軟口感很不錯。在很多當地小吃或餐廳都可以喝到國民飲品masala tea,茶裡的特殊的香料和薑混合出的香氣,每喝一口就在舌頭上蔓延開來,味道很。

IMG_2689.jpg

住在Dulikhel的時候,guest house的晚餐是傳統的當地料理Dal Bhat我也覺得不錯,裡頭有羊肉咖喱、簡單的菜,還有招牌扁豆湯(lentil soup),我連吃了兩天也沒覺得膩。早餐的油炸麵包口感QQ的我也很喜歡(其實我真的很好養)。

56095615425__E95A95AC-43E0-480F-B468-07E2E86DF1F2.jpg

去了幾天之後,看到一堆當地人在吃路邊攤,剛好肚子也餓了,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居然也點了來吃,吃完時看到地上擺了一桶髒水,老闆接了我吃完的碗順勢放入髒水桶,嗯,我希望他們是用乾淨的水洗碗的。回國後第二天開始覺得肚子不舒服,連續拉了三四天,哪有人回國才在拉肚子的啦!上網查了一下,懷疑可能是「旅行者腹瀉」的症狀。旅行者腹瀉就是所謂的水土不服,有可能在旅行中,也有可能在旅行後期才發生。因為旅行一陣子後胃腸裡累積了一定的外來種細菌量,就會在你身體hold不住的時候一次爆發。這個故事告訴我們,愚勇不可取,出來玩(吃路邊攤)都是要還的。

 

其他

大頭照

第一天趕緊去路上找了一家電信行辦SIM卡,選了一個小流量的1.5G的方案,只要是750盧加250盧比的SIM卡費用。「你有大頭照嗎?」一個帶角膜變色片,耳朵帶了耳環的年輕男店員問我,他應該是店長吧我想。此時我心裡快速盤算了一下:入境時用掉了兩張大頭照,去Durbar Square杜巴廣場辦多次進出,又用掉了一張大頭照,現在我只剩一張照片備用。於是我馬上回答他「沒有」。「那你過來拍照吧。」另一個店員拿著一台數位單眼相機指著我說。隨便拉了張椅子坐著拍完大頭照後,店長要求我在合約上按壓兩手大拇指的指紋,才完成了合約的申辦。看起來在尼泊爾辦SIM是件很嚴謹的事。然後結帳時,他多收了我50盧比拍大頭照的費用,「50盧比?看起來在尼泊爾辦什麼事都要錢喔!」,我故意虧他們,他們尷尬地笑了。

換匯

SIM卡的老闆帶我去隔壁店家換匯,「他們會給你一個好價錢。」他說,那櫃檯真的給了我比牌價上好一點的匯率。「我如果一次換500美金可以給我更好的價錢嗎?」「好阿,給你匯率1:117。」我心裡想這個匯率似乎不錯。然後他拿了一疊約五公分高的鈔票過來給我時,我嚇了一跳。「500美金換起來是這麼多張盧比呀?!」「不好意思那我先換300美金就好,我不想帶著這一大疊鈔票旅行耶。」我還是用117的匯率換了錢,所以原來換匯是可以講價的。

旅館提供的行程

住在郊區Dulikhel時,我預設的一日行程是:坐公車去Namo Buddha(南摩佛陀)-健行到Panauti古鎮-坐公車回去Dulikhel。但旅館老闆說,去Namo Buddha的公車很少很少,他可以offer我早上摩托車載我到Namo Buddha,幫我導覧,前後大概兩個小時的時間,收費20美金,結束後我就可以依我原來的計劃自己健行去Panauti。聽起來好像很OK對吧,結果他的導覧很匆忙,好像很想趕快回去處理旅館的事情,整個行程前後大概一個小時就結束了。如果事前知道這導覧這麼草率,我當初應該只會給他10美金讓他帶我到Namo Buddha就好吧。

另有一次機會,是住加德滿都時,旅館經理(其實也是老闆)知道我找不到day trip的時候,自告奮勇自己帶我去Nagarkot山區健行,含機車往返加導覽,敲定好總共六個小時給他5000盧比。聽起來也好像很OK對吧?一天下來的確是花了約六小時,健行途中聊天也都蠻愉快的,我還請他吃了午餐。但是在回程路上,他說:「我今天必須回去舅舅家點Tika。」(在達善節的時候長輩會在晚輩而頭上點上紅色的Tika,表示祝福),「我可以把你放在xx,你自已坐計程車回去旅館嗎?很近的。」雖然我只付了計程車費350盧比,但是我當下的感覺是覺得被佔了便宜。隔天跟他Check out時,我順手跟他換了一點美金,他手上拿了盧比跟我說「不足100盧比,可以嗎?」只約少30元台幣左右。「好吧,我能說什麼呢。」我聳聳肩地說。這件事再次確認了他就是喜歡佔人便宜。那時候他身邊站了一二個員工,他應該是要先跟員工借100盧比來給我呀。

但除了這兩個標準”生意人”的旅館老闆外,一路上我遇到的都是善良真誠的尼泊爾人。不論是天天問候我的旅館員工們,在大巴上一路照顧我到奇旺國家公園的婦人,在公車站幫我找公車的尼泊爾男士,那一群追著我問台灣風俗民情的尼泊爾男孩們,都讓我心裡暖暖的。

紀念品

講求實用主義的我是很不愛買紀念品的,除非是輕薄但又非常有特色的小物,才會勉強把它帶回家。最近朋友出國去總會帶個小東西來送我,於是我人情上有了壓力。一路上其實持續有在注意是否有些小東西可以買來送她,但是匆匆看去總是覺得粗製濫造中國製的東西,哪有什麼好買。最後一天什都沒有買的我,只好上街碰碰運氣。「這個手環1000盧比,手工製作的呢。你看,上面寫著媽咪呣妹哞,是祈禱文哦你知道吧?」老闆對著我說。「這個不是機器製的嗎?我要怎麼分辨是手工的還是機器的呢?」「這個我保證是手工的!好吧你是今天第一個客人我算你800盧比好了。」老闆受到我的質疑後有點不開心的說。我不打算馬上買,所以跟老闆說,我先去看皇宮博物館等一等再回來買。結果回頭時居然在路邊看到一模一樣的手環只賣150盧比,手環邊插著一個大大牌子寫著”Clearance Sale”。

回程去機場前靈機一現,我可以買酒回去做紀念啊!回去可以喝多實用啊。於是買了最小180ml的Rusland伏特加,開心的帶到機場。進關安全檢查前突然想起,超過100ml的液體只能托運,是不能上飛機的!只背了一個大背包的我,只好默默它放到機場的垃圾桶裡了。

IMG_3328.jpg

 

所以說這次旅行最大的敗筆應該就是選錯時間去了吧。但,說了一堆達善節的不是,好像我才是那個不應該的旅客呢,幹嘛選在人家團員的時節去旅遊呀,而又或許要有一點遺憾,才有在次前往的理由呢!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 的頭像
Ju

Ms Ju的飛行記錄

J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