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

坐著火車,又一路來到了喀什。

還記得二年前第一次走絲路,人在烏魯木齊往西安走的時候,聽到很多老外背包客是要往西行,去喀什的。

卻也聽到一些中國背包客說,去喀什太危險了,千萬不要去。

沒去過喀什的中國人居然認為這個城市危險,真的是很奇妙啊。

不過這更加強我陳大膽前往喀什一探究竟的決心。

 

睡了一晚火車到了喀什,天都還沒亮呢。

出了火車站,果不其然看到十幾個出租車師傅正在忙碌著拉客。

「去市中心多少錢啊?」「80塊一位。」

「太貴了,你這是拼車的, 一位40塊就好了吧,這樣你一車坐滿就160塊了!」

經過一番來回談判,僵持不下時,同行的趙差一點就妥協了。

後來師傅還是同意了40塊一位,我和趙,還有兩位從香港來的旅客一起併車走了。

 

這次要入住的帕米爾青旅,就在艾提尕尔清真寺隔壁。

一早的清真寺,前頭的大廣場空蕩蕩的。

艾提尕尔清真寺是中國最大的清真寺,親眼看到卻比我想像中小很多。聽說是中共當局限制了清真寺的建造規模,用以管控集會的人數,也就是一種維安維穩的考量。

@清晨六點的艾提尕尔清真寺

 

好不容易等到了八九點,路上行人還是很少,我和趙在附近繞了一圈,終於找到了家剛開門營業的維族餐館。

這也難怪了,中原時間的八九點,也不過是當地時間的六七點而已呀。雖然中共統一全國採用了北京時間,但是新疆當地人民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主要還是以當地時間作息。

 

這次入住的帕米爾青旅和鼎鼎大名的老城青旅是同一個老闆,由於開業的比較晚,環境上比老城青旅來的乾淨寬闊多了。

住在青旅會認識很多來自不同地方的人,雖然在這裡大部分是大陸人,但光是大陸人由於居住成長城市的不同,個性談吐差異也是很大的。

來到這裡的第一天,馬上跟青旅報名了隔天前往中巴友誼公路的兩天一夜併車行程。

「一個人450塊,可以微信支付的。

「不過要先告知您,台灣人是不准去中巴邊境的紅其拉普國門的,如果被查到就要自己回來了。」

聽到櫃檯姑娘這麼說,我心裡一沉,看網路上這麼多遊記,我還真不知道台灣人是不準去的呀。

「上次有台灣人被查到,去不了是什麼時候的事阿?」「去年吧,不過今年到現在還沒有聽說過呢。」看來除了賭賭運氣,還真沒有其他選擇。

@帕米爾青旅

 

隔天併車往中巴友誼公路,車上除了師傅外,還有五個大陸人,加上我和另一個日本大叔。

中友誼巴公路是一條開在帕米爾高原上,貫穿中國與巴基斯坦國境的公路,經過二國邊防。中國人最喜歡去寫著「紅其拉普」的國門拍照打卡

一路上風景優美,一旁的崑崙山脈山體變化萬千,陽光不時從厚厚的雲層裡射出黃金光芒,

這山,這陽光,這雲融合出無比精采的自然畫作,看得我都著迷了。

中巴公路上,白沙湖景區是前往塔縣的必經之處,湖水翠綠而平靜,陽光照射在水面上,波光粼粼非常的漂亮。一旁的白沙山乍看之下像覆蓋了白雪一樣。

「白沙山的沙子是從湖底吹上去的。」師傅說。

師傅是土生土長的漢人,每年夏季三個月的旺季幾乎天天出車走中巴公路,對這裡的一石一沙瞭若指掌,我們有任何問題他都能解答。

車一停,師傅就跑到玉石小販那聊天去了。

@帕米爾高原,白沙山,白沙湖

@帕米爾高原,白沙山,白沙湖

 

中巴友誼公路最高處是約海拔4700米高。我從沒上過這麼高的地方,於是早在上山前二天就開始吃丹木斯了。晚上夜宿塔縣K2青旅時想洗頭,到了櫃台要借吹風機。

「洗頭容易得高山症哦,最好不要洗。」櫃台小哥提醒我。但我仗著吃了丹木斯,以及一路上沒見任何不適,不怕死的我硬是洗了頭。

@帕米爾高原

@帕米爾高原

 

路旁下車透透氣,放牧的維族大哥把帽子往我頭上一戴,「哇,你看起來就像維族人阿!」大家說。

「是阿,因為我是台灣高山族阿~」我開玩笑的跟大陸同伴們說。他們居然相信了。

@帕米爾高原

 

我們非常幸運的,在路旁撞見了一場維族婚禮。

「現在是結婚的旺季。住在高山上的塔吉克族農收已經告一個段落,接下來沒事做嘛,就有很多時間舉辦結婚囉。」師傅說塔族可不像漢族,塔族的結婚可是至少要熱鬧三天,財力雄厚的甚至可以到一週呢。

塔族據說是中國唯一的純白人種,長的像歐洲人,眼大鼻高。婚禮中賓客都身著傳統服飾,在一旁有些人手打皮鼓,有些人吹著鷹笛,不時還有男人會跳到場中跳著傳統舞蹈,非常熱鬧。「婚禮上吹的笛子是由老鷹的翅膀上取下來的,要獵到老鷹去取翅膀的骨頭是很不容易的,所以真的鷹笛是非常稀有而珍貴的。」師傅這麼解釋著。

@帕米爾高原上的塔吉克族婚禮

 

這次在中巴友誼公路的旅程中,還有一段難忘的小插曲。

第二天回程的時候,路上幾乎沒有公安在檢查證件了。這時經過一個檢查哨,由於我們還在「外國人」不準進入的路段內,我心裡難免緊張。

公安請師傅拿出證件和車輛資料等,但不知怎麼的發生了一些小口角。

突然間,公安們堅持師傳罵了他一句髒話,叫我們全部人下車,他要來「好好的」檢查車子是否合格。

這時我和日本大叔對看了一眼,我小聲地交待日本大叔千萬不能開口,如果有人來跟他說話,就裝聽不懂就好。

「你這車籍資料上沒有窗簾阿,你車上裝了窗簾和資料不符,違規了。」果然,中共公安想要找你碴,是不會找不到的。

我們師傳也是硬頸的,不二話馬上把車上的窗簾全部拉掉,有的拉不掉硬是被扯了下來。

同車的大陸旅伴都去和官威很大的公安們賠不是,我和日本人在旁邊靜靜的旁觀,只有師傳還是一臉怒氣不肯妥協。

經過一番折騰,最後公安終於放我們離開了。

再回到車上,幾個大陸長輩開始在車上講述了對大陸人權的失望,對威權體制的不滿,說了一個又一個的故事。

「真不好意思讓你台灣人聽到這些,我們現在車上講的,下了車就不說出去了喔。」

「你們剛才說什麼我都沒聽到呀,我剛剛在睡覺呢。」我說。

他們一聽我這樣說,都會心的笑了出來。

 

新疆行(上):人在遙遠的烏魯木齊和庫車行旅中。

新疆行(下):你的東土,我的西域!喀什 Kashgar的異國情調。

二訪絲路行前準備:烏魯木齊Urumqi>庫車Kuche>喀什Kashi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u 的頭像
Ju

Ms Ju的飛行記錄

J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