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Ju小姐的環球記錄,

透過照片我希望你也能讀到我當下的感動。 

2012年8月

背背包環遊世界這事,開啟了我此後對背背包旅行的偏執。

「決定了嗎? 」看過大半個世界的O,偏著頭問我。

「嗯!」我認真的點點頭。

在他說「好吧我們開始規劃吧。」那一刻,我聽到了夢想著地的聲音。

So it begins, 環球130天。

J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2018年2月

從pan pacific hotel仰望仰光街景,現在還是綠意盎然,再過幾年就沒人敢保證了。

近幾年緬甸和翁山蘇姫的新聞總是在電視上沸沸揚揚的。

自從2015年緬甸舉行全國大選,軍政府開放緬甸之後,我一直想在民風尚純樸之前去看看這個剛開放的國家。

到了仰光已經是傍晚,一安頓好馬上前往市區裡最熱鬧的China town覓食。

中國城China town 19th街附近,由於是中國新年,到處掛滿了燈籠,路上也是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

仰光中國城China Town

仰光中國城的觀音古廟

還沒從街道上濃濃的中國味中醒來,突然間聽到大馬路上的歡呼聲,原來舞獅表演正要開始,人聲鼎沸好嗨哦。

記得上次看到舞獅是幾年前在吉隆坡,表演的一樣非常道地。我覺得海外華人好像更費心在保存這些傳統技藝,應該是人在異鄉更思源吧。

仰光中國城China Town

 

在China town 19th街上,一整排的滿座的餐廳都在賣啤酒燒烤。

我們走到了一家餐廳外找尋著位子,一個膚色黝黑的客人向我們招手示意可以跟他一起坐,他名字叫做Rin Rin,是印度緬甸人。他說他上個工作是幫助父親出租房屋,也曾做過玉器出口,目前待業一年了。他每天都來同一家餐廳喝酒,坐在同一個位置,看著人潮來往的街道打發時間。我問Rin Rin緬甸人大部分人沒有姓氏,只有名字,是真的嗎?他說是的,但他身為印度人種後代,是擁有姓氏的。

我們學他也叫了Myanmar啤酒來喝。聊著聊著,他開始說開放後的緬甸有很大的改變,有很多機會,但他必須仔細想想做什麼好。「Patience. patience is very important, everything takes time.」他的英語算是流利,跟許多我們在仰光遇到的當地人一樣。他不斷強調著patience,就怕我們誤會他好吃懶做。我抓了機會問他聽說緬甸有三十幾個民族,包括羅興雅(Rohingya)對嗎?我想藉此知道他對羅興雅人的看法,但他避重就輕並沒有針對羅興雅有任何評論,只語調輕快地說是阿,緬甸種族很多很多,不同種族也有自已的語言。看來這個羅興雅話題在緬甸還是頗為禁忌。

過二天我們又經過了幾次餐廳,但沒有再見過Rin Rin了。

中國城19th街

我們漫無目地的逛著中國城,走著走著就看到了穌雷金塔Sule Pagoda。由於它就在市區裡,所以來訪信眾不少名氣也頗大,很可惜的是這次在仰光經過了穌雷塔好幾次,但是居然都沒有時間走進去看看。

穌雷Sule Pagoda

 

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

在仰光佔地最大的佛寺就是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了(Shwedagon讀音:水大公),據說已經在此2500年了。

佛寺裡是不準裸露太多皮膚也不能穿鞋的。我覺得我赤腳踩在這座壯麗的聖地時,好像更貼近體會了其莊嚴肅穆的本質。想想,真的很難令人相信,這些富麗堂皇的佛寺金塔,是建築在年人均GDP只有不到$3000美金(就是每日約兩百多台幣)的仰光人的奉獻上。

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

信眾來這裡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到自己的佛座。你要參拜哪一個佛座取決於你星期幾生,所以每個緬甸人都知道自己星期幾生。我們慢慢地沿著大金塔走一圈,找尋著禮拜三上午(Wednesday Morning)的佛座。禮拜三上午的佛像下還有一尊小小的金象,於是我學著剛剛浴完佛的緬甸女士,也有模有樣的舀起水倒在佛像和金象上。聽說舀水次數是年紀+1次,所以我舀到手好酸,年紀大特別有感...

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

來這裡幾天後,我漸漸發現一般緬甸平民的生活娛樂似乎很少,所以很多人白天或晚上會到佛寺來,或是聊天,或是念經祈禱。好像這麼一來,時間就會過得比較快似的,也能更堅定的面對平淡而貧乏的日子。佛教如此興盛,也跟軍政府執政時期,認為佛教本質溫和,強調奉獻和樸實,故大力鼓勵人民信奉佛教、興建佛寺,藉此將反動勢力減到最小的政策有關。

話雖如此,2007年的發生在仰光的街頭民主運動還是讓僧侶們團結起來上街陳抗過,那一段慘痛的歷史記憶,號稱第二次民主運動。現在被金碧輝煌的金塔跟佛像們圍繞者的我,覺得這些歷史片段顯得又遙遠又靠近。

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

太陽下了山,天氣不再這麼炎熱,信眾沒有減少,反而增加。絡繹不絕的信徒們持續在浴佛著,或是坐下來專注的祈禱。在這座跟足球場一樣大的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中,除了各自的佛座,還有好幾千個大大小小尺寸各異的佛像圍繞著金塔,每個人一定會找到自已的容身之處,一定會找到一座聽你禱告的佛陀。

夜晚的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

夜晚的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

穿著土色袈裟的和尚,跟穿著粉紅色袈裟搭配一條土色飾巾的尼姑偶而出來走動著。大部分的緬甸人一輩子都會出家一次以上,出家一陣子後可以自由選擇要繼續出家來實踐信仰,或要還俗

夜晚的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

 

一杯水的善意

有時走在仰光的街道上,會看到路邊擺著沒人看守的陶壺,陶壺上會篕著一個水杯。篤信佛教的信眾相信做善事可以積德會帶來福氣,而提供免費的水給口渴的路人也是做善事的一種方式。我幾次我還遇過一次排開的陶壺,蠻特別的。

路旁的陶壺

 

無所不在的神明nat

緬甸人篤信佛教,也相信大自然動植物都有spirit(也就是神明, 緬甸語叫nat),所以走在陽光的街道上,常常看到大一點的榕樹幹上蓋起了小廟,可以供人膜拜樹神。

崇拜樹神

 

融會中的建築風情

仰光的建築物,通常色彩繽紛,融合了南洋和英式建築風情。許多建築年久失修,牆壁經過幾十年的日曬雨淋,早已灰黑斑駁,但是隱約還看得出當初細膩的建築雕工。馬路上也有許多現代建築正在興建中,跟開放後的國家經濟手牽手一起冒出頭來。

the new and the old

很多人家會在公寓外裝上圓圓的衛星小耳朵,以便收看衛星電視,每個接收器都指向衛星收訊來源,搭配上花花綠綠的建築調色盤,非常熱鬧。

很多人家會在公寓外裝上圓圓的衛星小耳朵,以便收看衛星電視,每個接收器都指向衛星收訊來源,搭配上花花綠綠的建築調色盤,非常熱鬧。

很多歐式建築物早已雜草叢生,缺乏維護,透過建築物也看得出英緬殖民時代早就已經是過去式了。

很多歐式建築物早已雜草叢生,缺乏維護,透過建築物也看得出英緬殖民時代早就已經是過去式了。

 

這天晚上吃完印度餐廳的美味咖喱,慢慢走路回飯店。「不知道仰光人晚上都在幹嘛?市區的也沒看到有什麼娛樂場所。」話才剛說完,就看到前方的建築物聚集了許多人潮,跟一些移動式的小吃攤販。原來這是一家播放當地影片的電影院!「天啊,你看看牆上的海報,好像台灣早期會有的海報」「是阿,好像踏入時光機了。」於是我們不小心知道了,仰光人晚上除了去佛寺,電影院似乎也是一種很受歡迎的去處。

戲院外

 

環城火車 Round Train

經過了兩三天花馬看花的鐵腿行程,O跟我預告他必須要休息一天,不能再雙腳萬歲了。於是環城火車的行程就變得非常適當,因為可以在火車上坐三個小時!我們從離飯店最近的Phaya Lan火車站上車,這個車站就在翁山市場旁。穿過翁山市場裡我隨手買了一個印度roti餅帶到火車上當點心吃。火車站月台對面,有很多賣水果的小攤販,不過其實整個仰光市區幾乎走到哪裡都是市場,所以火車站月台這裡也有攤販,一點都不令人意外。

Phaya Lan火車站

除了我們,火車上還有幾位觀光客,其中一個感覺是香港或新加坡的女客人,跟頭頂著鐵盤走來走去,盤上裝著切好芒果和調味粉的小販買了一包青芒果。其實我還蠻佩服她的勇氣,在衛生條件差的國家,我還不太敢嘗試任何生食,因為在旅遊中生病可是一點也不有趣。

環城火車round train

Dayingone大英貢火車站旁,就是一個很大的市場。這段三個小時的環城火車旅程中,大部分觀光客會選擇在這裡下車逛逛,而當地人這是專程到這裡來採買。

大英貢火車站Dayingone

市場裡,販賣許多各式各樣的水果蔬菜,許多香蕉芭蕉的攤位,玉米的攤位,鮮果的攤位都是以大盤商的姿態大片大片的,分據著不同的角落。

大英貢火車站Dayingone

大英貢火車站Dayingone

大英貢火車站Dayingone

市場說大不大,大概十幾分鐘就能逛完。回到月台等待下一班列車時,發現這一攤有趣的人家,買著茄子和檳榔,和其他我叫不出名字的農產品。坐中間父親非常的搞笑,和客戶們熱絡的來回大聲議價著,不時也會朝著我們兩個突兀的觀光客微笑。不知道他們在這裡擺攤多久了,但是我感覺他們好像坐在客廳般招呼客人的自在。

這有趣人家的旁邊,一個老婦人則在地上擺了一堆木頭,我向她微笑,用手做了研磨樹皮,然後塗放東西在臉上的動作,她笑笑的向我點點頭,示意我對了。原來緬甸女人天天要塗在臉上的天然的防曬霜thanaka粉,就是從這樹根磨出來的阿。

大英貢火車站Dayingone

FullSizeRender.JPG

 

火車到了,突然間大家進入戰鬥狀態,趕忙著把大包小包的戰利品拿上車,許多人買了三四大袋以上的蔬果的,應該是要把這些蔬果拿到市區去買。火車一起動,站務員緩緩的從車頭走來,一一向於將蔬果堆到了走道的人索取鈔票,因為佔據太多空間是要額外再繳錢的,這也是合情合理。

環城火車round train

 

仰光小食

自從讀了Finding George O'well in Burma(中譯: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這書之後,一直對文章裡不斷提到的街邊茶館感到十分好奇。文章裡,一般民眾約會碰面就是在茶館,在前軍政府掌控下時期,許多異議人士也都是在茶館裡的角落裡低調地互通有無著。

這天我們走到了這家茶館,就在Sule Pagada舒雷金塔附近。一進來看到擺放麵包甜點的架子,跟一旁的服務人員點了些麵包,然後去櫃檯點了奶茶並結帳。奶茶非常的甜,幸好免費的茶水沖淡了油膩麵包和過甜奶茶一起入口時的口感轟炸。我注意到旁邊有大叔在吃一碗類似湯麵的東西,我感到有些好奇。後來才知道,原來很多茶館裡不只賣茶跟點心,也有賣傳統魚湯(Mont Hin Ga)跟一些當地餐點的。

May Sabei茶館

緬甸也愛吃咖喱,但在當地餐廳點一盤咖喱時,配菜似乎扮演比緬甸還要重要的角色,咖喱本身的口感也比較乾一點。這幾天我吃了兩次當地的咖喱,我決定我並沒有那麼喜歡它。

IMG_0702

我們都很喜歡印度咖喱。一個晚上,我們決定去嚐嚐這裡的印度咖喱。印度咖喱的焦點就在咖喱本身,肉質偏軟有湯汁,最重要的是跟所有印度餐廳一樣,有我最喜歡吃的饟nan可以搭著咖喱吃。

印度咖喱

來了好幾天後,有天突然發現我居然還沒有嘗過傳統魚湯(Mont Hin Ga),於是O提議就在City Jungle百貨公司美食街裡找找吧。「但是百貨公司裡賣的魚湯會道地嗎?」「會吧,難道當地傳統魚湯擺到百貨公司裡賣味道就會不道地了嗎?」他這樣說也是很有道理,我無法反駁。

我們在City Jungle裡通常的動線不是到KOI買綠茶,就是到布列德breadtalk買咖啡,而這次的任務是要尋找Mont Hin Ga。很幸運地,真的讓我們找到了一家賣著傳統緬甸餐點的乾淨小店面,叫Shwe Palin Tea House餐館,而Mont Hin Ga一碗居然也只要700Kyats(約15塊台幣)!果不其然Mont Hin Ga的口感就是一碗非常濃厚的魚湯,聽說當地人一般是當早餐吃的,這我可是沒辦法。至於道不道地的問題,由於我整個旅程只吃過一次,所以就只能等下次來緬甸再來驗證了。

Shwe Palin的Mont Hin Ga

 

仰光街頭萬象

在Anawrahta Rd跟Shwedagon Pagoda Rd交界,有一區市場,市場邊有很多賣隆基(longyi)的布料店。緬甸人每天都要穿的沙龍叫做longyi,如果要細分,女生穿的叫塔緬(hta-mein),男生穿的叫帕叟(pa-soe)。男生隆基最常看到的花色就是格子,而女生隆基的花色就非常多元了。

話說,出發前做功課時,所有的中文部落格都說longyi專指男生的沙龍,但是我查了更多英文資料後,才發現原來longyi其實是個統稱,男女的沙龍都叫longyi,因此到市場去只要講longyi他們就聽懂了。

街頭賣隆基Longyi的布料店

街頭賣隆基Longyi的布料店

中國城附近22街口

街頭五金店,一個老闆忙著招呼客人,另一個老闆忙記帳。在仰光市區裡,你會看到這街道路邊有充滿活力的小店並列、下個轉角有迎面而來人聲鼎沸的一長排菜市場攤販。

街頭五金店,一個老闆忙著招呼客人,另一個老闆忙記帳。

 

中國城附近22街口

中國城19街附近,白天也是宛如菜市場一般熱鬧。

這幾天在路上,還有一個特別有趣的現象。

仔細觀察,會看在路上有許多從樓上垂吊下來的繩子,繩子的一端可能是一個小籃子,也可能是一個小夾子,二樓以上的住戶不需要下樓可以用繩子輕鬆地將物件拉上去,真是緬甸人的智慧啊。

從樓上垂下的繩子

 

日暮仰光

傍晚時刻的仰光,由高處的無邊際泳池infinity pool仰望出去,好樸實好美。這幾天走在路上的仰光,現在從高處看出去,又是一番全然不同的景象。

還沒去新加坡最有名的金沙飯店無邊際泳池的這件事,一直都掛在我心上。不過幸好緬甸pan pacific hotel的無邊際泳池先圓了我的這個夢。

願這副仰光的美好的景象,不要因為過度觀光化而太快改變。

再會了仰光!

pan pacific hotel的無邊際泳池infinity pool

文章標籤

J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7年10月

 

我待的帕米爾青旅就在喀什老城邊,我幾乎每天都會進老城去逛逛,或者是進去買個小吃。

喀什老城的每個進出口都有檢查站,檢查站有幾個公安會攔檢每個要進去老城的維族人,或是其他少數民族,看看他們身上有沒有危險物品。

漢人是不會被檢查的,老外觀光客也同樣可以自由進出。

話雖如此,由於檢查站的公安們是看臉,直接由經驗來判斷進入的人是否為維族,所以我也不小心被攔下了二次(無奈攤手)。

第二次被攔下來時,維族公安對我說了一句維語,我猜是叫我停住打開包包之類的。我直覺反應是說了句中文的「什麼?」。他楞了一下,揮揮手讓我通過。才通過我就聽到身後的這個公安喃喃地對同事說:「她長的真的像耶。」

我想,我的長相的確是比較接近東南亞民族,膚色也不像一般漢人女生那樣白,不過連維族人都認錯,對我來說也是個有趣的經驗。

 

老城內賣紀念品的店鋪,擺設了許多木製工藝品,有樸實的原色,當然也有色彩鮮豔的。

這個層層疊疊的東西應該是馬鞍吧,就擺設在店門外,引誘著觀光客的錢包。

古城區內有一些小攤子,擺了有趣的手工製品,隨手拍了一些照片。這個色彩繽紛的東西應該是馬鞍吧。

@喀什老城

 

在這種異國氛圍這麼濃郁的城市,路邊小販、傳統職人以及在這裡生活的人們,和觀光客們,交織出生活的日常。這些日常對我來說,比古老的老城本身更令人著迷。

@喀什老城

@高台民居

喀什的羊肉抓飯

 

@喀什老城

 

路旁的老婦人,手邊擺了用花布蓋起來的一堆東西,我好奇地看了看,原來是當地人最愛吃的,一碗一碗的手工酸奶,也就是我們說的優酪乳。

買酸奶的客人三三兩兩的,買了就走。我買了一碗酸奶然後坐在婦人的旁邊,邊吃邊看她賣酸奶。

但是現場吃沒有糖可以和著吃,婦人看著我吃酸奶吃得臉都皺成一團了,被我逗笑了,露出她滿滿的黃金假牙。

@喀什老城

 

老城裡有家很顯目的銅器店,金屬大門前擺滿了大大小小的銅器。我經過了好幾次,注意到門口總是坐著一個老爺爺。

這天經過時發現銅器店門口圍了一大群遊客,原來是爺爺的二個可愛的小孫子站到門口來了,漢人遊客們開心的想拍攝維族小朋友。

爺爺說他們的父母離開家鄉工作去了,把小孫子留給他照顧。我一人給了一顆軟糖,二個孫子開心的不得了。

其實這也是在喀什地區普遍的狀況,你在路上看最多的就是老人和小孩,青壯人口大都離鄉外出打拼去了。

@喀什老城

@喀什古城

@喀什老城

 

喀什老城的小巷弄裡,有著和大路上完全不同的風景。巷弄家家戶戶的門窗設計都滿溢著濃濃的伊斯蘭風情。有幾天在小巷裡胡亂走著,幾乎沒有遊人,偶然有當地人從這個巷子冒出來又消失在另一巷子裡。走在靜默的路上,常常有一種我擁有了整個城鎮的感覺。

但聽說這老城在前幾年經過大整修,許多建築其實都是仿古,已經不是真蹟了。

@喀什老城

@喀什老城

@喀什老城

@喀什古城

離老城不遠處,有一個「中西亞國際貿易市場」。它是喀什地區最大的市集,又叫東門巴札,但公交車站牌上它又叫兩亞市場,一度讓我找路時非常錯亂。

走進了這個像在大型倉庫裡塞進各個小店面的著名巴札,游客卻不多,走著走著居然碰到了昨日同房住客,來自上海的室友L和她朋友們,太巧了!

「你們買了鼓啦?很漂亮耶。我也想買!哈哈。」這皮鼔的正確名稱叫”达甫”,是當地維族和塔族的傳統手鼓,我在帕米爾高原上的塔族婚禮上,看過現場打的鼓是原色沒有上晝的。

「一般傳統打的鼓是原色的,但是有上晝的可以當擺飾阿比較漂亮。」賣鼓的小哥說起漢語時會帶著很可愛的口音。事實上這裡幾乎所有的維族或塔族人說起漢語來都帶著像唱山歌一舨的口音,很有趣。討價還價後我買了一個中型鼓,還硬拗小哥現場示範一段即興打擊,小哥不好意思地熟練的打了一小段,大家都開心的笑了。

@中西亞國際貿易市場

 

茶館是維族男性消遣時光和交誼的好地方,女性是禁步的。但有家很有名氣的「百年茶館」因應了觀光需求,開放非維族的女性遊客可以進入消費。這個很好理解,就是為了一個錢嘛,但通常,這也是出賣靈魂的起點。

和剛剛在巴札遇到的同伴,走上了位於二樓的百年茶館品茶聊天。裡面的佈置充滿了維族風情,伊斯蘭的圖畫布飾讓人眼睛為之一亮。我們坐下,點了一壺土耳其紅茶,還派了同行中最年輕的小弟去外面買了大饟來配茶。

邊吃邊聊著大家旅途中的奇聞。突然間,有人打起了樂器,然後坐著喝茶的一個大叔居然起身跳起了舞,氣氛馬上歡樂了起來。

「我們把剛剛買的皮鼔拿出來打吧!」我們紛紛把剛剛在市場裡買的幾個皮鼓拿出來,高興地跟著節奏打了起來。

表演結束,大家給予了熱烈掌聲。我們也開心的忙著把皮鼓收起來。這時,樂手突然大聲地指著我們說:「小費!」

我懷疑是不是聽錯了什麼,腦袋很快地運轉著,一個念頭蹦了出來 -- 他想要強迫跟我們收取小費!!整屋子的氣氛突然降到冰點,注意力一下子都聚焦了我們這桌來。

「不如我們給個十塊吧。」我建議著。

是我在眾目睽睽之下給錢包裡拿出了十塊錢,遞給了剛剛打鼓的樂手,樂手顯然對金額不是太滿意但勉強地收下了。我跟同伴們互望,對剛剛發生的一切有一種瞭然於心但不便討論的感覺,我在次看向滿桌的維族大叔們,突然心裡覺得難過了起來,不是難過剛剛給了小費,而是難過這個地方已經不再單純了。

我們又待了一下,帶著很複雜的心情離開了這家百年茶館。

@百年茶館

 

週日早上不到十點和一些旅伴們相約去近郊的「牛羊大巴札」。原本以為這個大巴札名氣大應該出租車師傅都會知道,但事實是攔了好幾台車,都無法順利地讓師傅了解我們到底想去那裡。就在我們覺得氣餒時,攔到了一個漢族師傅才順利抵達。

一到入口就看到熱騰騰的烤包子正在出爐,早餐還沒吃的我馬上買了一個吃,比起老城裡的烤包子又大又便宜,料多味美好吃極了。

巴札裡大部分的牲口綁在柱子上,整整齊齊排列著等待買主來詢價。時間還早客人們還沒上門,一旁的小販們在聊天打屁,看到我們走過去友善的對我們笑著。「這是你的牛嗎?你可以站在前面讓我拍個照嗎?」我沖著一個年輕的小哥說。

經過了過去幾天的練習,我愈來愈知道怎麼開口要求陌生人讓我攝影了,臉皮也增厚了不少哈哈。

@牛羊大巴札

賣羊的大哥說,賣相好的羊要有漂亮的牙齒和屁股。

這標準好像在人類身上一樣適用耶。

@牛羊大巴札

@牛羊大巴札

@牛羊大巴札

 

牛羊大巴札在接近中午前最熱鬧,陸陸續續所有帶著自家牛羊牲畜的小販都到齊了,買賣雙方忙著招呼議價,已經沒有空閒理我們這些光拍照不交易的遊客了。突然慶幸起了自已早到,所以有機會跟一些小販們有了些互動。

回程前經過二頭大駱駝,整個大巴札就屬這二頭比人高大的駱駝最醒目。年輕老闆會說一些漢語,我向他笑了一笑,問他能不能讓我拍一張他跟駱駝的合照。

他臉上閃過一絲不好意思,但拗不過我的請求,害羞的站到駱駝邊讓我拍了一張,但很快的又閃開了。

他說一頭駱駝賣價12萬人民幣。「那不就跟一台車一樣了嗎?」我心裡想。

後來圍觀的一些中國遊客沒有問過小老闆,自已站到駱駝旁,但都被小老闆驅離了。

@牛羊大巴札

 

新疆行(上):人在遙遠的烏魯木齊和庫車行旅中。

新疆行(中):奔馳在帕米爾高原的中巴友誼公路上。

二訪絲路行前準備:烏魯木齊Urumqi>庫車Kuche>喀什Kashi

 

文章標籤

J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7年10月

坐著火車,又一路來到了喀什。

還記得二年前第一次走絲路,人在烏魯木齊往西安走的時候,聽到很多老外背包客是要往西行,去喀什的。

卻也聽到一些中國背包客說,去喀什太危險了,千萬不要去。

沒去過喀什的中國人居然認為這個城市危險,真的是很奇妙啊。

不過這更加強我陳大膽前往喀什一探究竟的決心。

 

睡了一晚火車到了喀什,天都還沒亮呢。

出了火車站,果不其然看到十幾個出租車師傅正在忙碌著拉客。

「去市中心多少錢啊?」「80塊一位。」

「太貴了,你這是拼車的, 一位40塊就好了吧,這樣你一車坐滿就160塊了!」

經過一番來回談判,僵持不下時,同行的趙差一點就妥協了。

後來師傅還是同意了40塊一位,我和趙,還有兩位從香港來的旅客一起併車走了。

 

這次要入住的帕米爾青旅,就在艾提尕尔清真寺隔壁。

一早的清真寺,前頭的大廣場空蕩蕩的。

艾提尕尔清真寺是中國最大的清真寺,親眼看到卻比我想像中小很多。聽說是中共當局限制了清真寺的建造規模,用以管控集會的人數,也就是一種維安維穩的考量。

@清晨六點的艾提尕尔清真寺

 

好不容易等到了八九點,路上行人還是很少,我和趙在附近繞了一圈,終於找到了家剛開門營業的維族餐館。

這也難怪了,中原時間的八九點,也不過是當地時間的六七點而已呀。雖然中共統一全國採用了北京時間,但是新疆當地人民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主要還是以當地時間作息。

 

這次入住的帕米爾青旅和鼎鼎大名的老城青旅是同一個老闆,由於開業的比較晚,環境上比老城青旅來的乾淨寬闊多了。

住在青旅會認識很多來自不同地方的人,雖然在這裡大部分是大陸人,但光是大陸人由於居住成長城市的不同,個性談吐差異也是很大的。

來到這裡的第一天,馬上跟青旅報名了隔天前往中巴友誼公路的兩天一夜併車行程。

「一個人450塊,可以微信支付的。

「不過要先告知您,台灣人是不准去中巴邊境的紅其拉普國門的,如果被查到就要自己回來了。」

聽到櫃檯姑娘這麼說,我心裡一沉,看網路上這麼多遊記,我還真不知道台灣人是不準去的呀。

「上次有台灣人被查到,去不了是什麼時候的事阿?」「去年吧,不過今年到現在還沒有聽說過呢。」看來除了賭賭運氣,還真沒有其他選擇。

@帕米爾青旅

 

隔天併車往中巴友誼公路,車上除了師傅外,還有五個大陸人,加上我和另一個日本大叔。

中友誼巴公路是一條開在帕米爾高原上,貫穿中國與巴基斯坦國境的公路,經過二國邊防。中國人最喜歡去寫著「紅其拉普」的國門拍照打卡

一路上風景優美,一旁的崑崙山脈山體變化萬千,陽光不時從厚厚的雲層裡射出黃金光芒,

這山,這陽光,這雲融合出無比精采的自然畫作,看得我都著迷了。

中巴公路上,白沙湖景區是前往塔縣的必經之處,湖水翠綠而平靜,陽光照射在水面上,波光粼粼非常的漂亮。一旁的白沙山乍看之下像覆蓋了白雪一樣。

「白沙山的沙子是從湖底吹上去的。」師傅說。

師傅是土生土長的漢人,每年夏季三個月的旺季幾乎天天出車走中巴公路,對這裡的一石一沙瞭若指掌,我們有任何問題他都能解答。

車一停,師傅就跑到玉石小販那聊天去了。

@帕米爾高原,白沙山,白沙湖

@帕米爾高原,白沙山,白沙湖

 

中巴友誼公路最高處是約海拔4700米高。我從沒上過這麼高的地方,於是早在上山前二天就開始吃丹木斯了。晚上夜宿塔縣K2青旅時想洗頭,到了櫃台要借吹風機。

「洗頭容易得高山症哦,最好不要洗。」櫃台小哥提醒我。但我仗著吃了丹木斯,以及一路上沒見任何不適,不怕死的我硬是洗了頭。

@帕米爾高原

@帕米爾高原

 

路旁下車透透氣,放牧的維族大哥把帽子往我頭上一戴,「哇,你看起來就像維族人阿!」大家說。

「是阿,因為我是台灣高山族阿~」我開玩笑的跟大陸同伴們說。他們居然相信了。

@帕米爾高原

 

我們非常幸運的,在路旁撞見了一場維族婚禮。

「現在是結婚的旺季。住在高山上的塔吉克族農收已經告一個段落,接下來沒事做嘛,就有很多時間舉辦結婚囉。」師傅說塔族可不像漢族,塔族的結婚可是至少要熱鬧三天,財力雄厚的甚至可以到一週呢。

塔族據說是中國唯一的純白人種,長的像歐洲人,眼大鼻高。婚禮中賓客都身著傳統服飾,在一旁有些人手打皮鼓,有些人吹著鷹笛,不時還有男人會跳到場中跳著傳統舞蹈,非常熱鬧。「婚禮上吹的笛子是由老鷹的翅膀上取下來的,要獵到老鷹去取翅膀的骨頭是很不容易的,所以真的鷹笛是非常稀有而珍貴的。」師傅這麼解釋著。

@帕米爾高原上的塔吉克族婚禮

 

這次在中巴友誼公路的旅程中,還有一段難忘的小插曲。

第二天回程的時候,路上幾乎沒有公安在檢查證件了。這時經過一個檢查哨,由於我們還在「外國人」不準進入的路段內,我心裡難免緊張。

公安請師傅拿出證件和車輛資料等,但不知怎麼的發生了一些小口角。

突然間,公安們堅持師傳罵了他一句髒話,叫我們全部人下車,他要來「好好的」檢查車子是否合格。

這時我和日本大叔對看了一眼,我小聲地交待日本大叔千萬不能開口,如果有人來跟他說話,就裝聽不懂就好。

「你這車籍資料上沒有窗簾阿,你車上裝了窗簾和資料不符,違規了。」果然,中共公安想要找你碴,是不會找不到的。

我們師傳也是硬頸的,不二話馬上把車上的窗簾全部拉掉,有的拉不掉硬是被扯了下來。

同車的大陸旅伴都去和官威很大的公安們賠不是,我和日本人在旁邊靜靜的旁觀,只有師傳還是一臉怒氣不肯妥協。

經過一番折騰,最後公安終於放我們離開了。

再回到車上,幾個大陸長輩開始在車上講述了對大陸人權的失望,對威權體制的不滿,說了一個又一個的故事。

「真不好意思讓你台灣人聽到這些,我們現在車上講的,下了車就不說出去了喔。」

「你們剛才說什麼我都沒聽到呀,我剛剛在睡覺呢。」我說。

他們一聽我這樣說,都會心的笑了出來。

 

新疆行(上):人在遙遠的烏魯木齊和庫車行旅中。

新疆行(下):你的東土,我的西域!喀什 Kashgar的異國情調。

二訪絲路行前準備:烏魯木齊Urumqi>庫車Kuche>喀什Kashi

文章標籤

J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7年10月

二年後再次來訪絲路,上次是從烏魯木齊往中原方向一路到西安,

這次也是選擇在烏魯木齊降落,但卻是一路向西經由庫車,終點喀什。

不知道是不是在十九大前夕,這次在烏魯木齊大街上隨處可看到政治性的標語,部分是圍著「中國夢」概念發展出洗腦標語,部分是禮義廉恥之類沒啥創意的常規喊話。

除了這些大看板外,街景和兩年前倒是沒有顯著的變化。

@烏魯木齊南站

 

在台灣時已經在網上把兩段的火車票都訂好了,也訂了在火車站附近的飯店。於是隔天一早在飯店吃完早餐,預留了一個小時從容地徒步前往烏魯木齊能站取票。

「上車前一個小時到站取票,時間應該很充裕了吧」我心想。誰知道時逢大陸十一長假,在人山人海中,我就在排錯隊又重排、無助的看著不時湧入的插隊人潮中,錯失了我的火車(哭)。

身上的薄羽絨衣似乎抵抗不了烏魯木齊秋天的寒意,看著前方沒有盡頭的人潮,我冷的打了個哆嗦。

幸好在漫長的等候中讓我搶到了當日傍晚前往庫車的火車票!前後算一算,居然買票加上實名制進站入口排隊的時間,就花了我快三個小時。

這個大陸十一長假期間,戲稱的”逃難潮”,真的讓我看傻了眼。

@烏魯木齊南站實名制進站口

 

坐上了火車臥鋪,跟隔壁舖的通勤大姊以及返鄉小姑娘聊了一會兒。

他們告訴我,新疆地區在十月整個月,公務員必須連上一個多月的班,一天都不能休。

「十一長假前突然才宣布的,我原本十月訂好的旅遊硬是只能取消了。」「是阿,大干五十天阿。」

「那五十天之後呢?可以休息幾天?」我問。

「沒有哇,之後就照常上班了阿。」他們這麼回答不知怎的,讓我覺得我的問題似乎有點蠢。

這個所謂的大干五十天是新疆政府宣傳的口號,因為新疆省要爭取文化城市(或是文明城市什麼的,確切名稱我忘了),所以下令公務部門五十天不休息,天天做好文明、清潔、治安維護等重點工作。我估計跟十九大要招開應該也有點關係,因為後來我在路邊看到過一個大紅布條,上面寫著「大干五十天,确保三不出,喜迎十九大」,布條驕傲的在風中飄揚著。

 

到了庫車,已經是早上六點。

庫車是古時龜茲王國的所在地。隔天看到了往龜茲老街方向的公車,就坐了上去。

公車上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小孩,有個漢族阿嬤元氣非常得好,嗓門也大得很。

「我已經80歲啦,」她說。「但我還很能走路,有的時候我不坐公車,我用走的。」她自豪拍拍自己的雙腿。

她揮了揮手上的兩串香蕉說,「沒牙齒啦,只能吃這個。」

其他的維族老人們應該是聽不懂她在說什麼,跟她並沒有互動,只是自顧自地看著窗外。

過了寫著大大的「龜茲古渡」的橋,路過兩個小市場,眼前突然一小片彩色繽紛的矮房子小店面。

店家老闆並不吆喝,只是靜靜的坐在門口著等客戶上門。

在靜謐的氛圍中,店面大門的飽和的綠紅藍,和著店門口五顏六色的香料,營造出了一種極美的異地風情。

@庫車老街

 

大馬路邊小小的店面裡,大媽在做著現做傳統大饟,空氣中散發著麵包的香氣。

然後我眼前一個媽媽帶著小男孩買了一個剛出爐的大饟,開心的離開了。

現做大饟

 

我慢慢地走在老街的路上,經過了一家生意很好的小餐館,看到每桌上都點了一個小厚饟,上面放了一些像餃子的東西,於是我依樣畫葫蘆也點了一盤。

在當地餐館吃飯,桌上都會奉上免費的茶水,大概因為主食是各式各樣的饢餅,比較乾,和著茶吃會比較容易入嚥一點。

小厚饟加餃子

 

下午去了庫車唯二的兩家青年旅舍,想加入隔天拼車的行程。

第一家青旅叫扎巴依青年旅舍,我到的時候門口已被貼了查封紙條,我頓時頭上出現了黑人般的問號。

好不容易在隔壁找到了老闆娘,她說領導下令旅舍停業一週,昨天才停的業呢。

「是啊,突然才通知我們停業,我們一直在聯絡房客取消住房呢。」老闆娘很平靜地對我說著,居然看不到她臉上有不開心的表情。

是不是類似事情發生太平凡了,已經麻木啦?

於是我匆匆的又去了附近的第二家青旅,叫浮尘青年旅舍。

老闆娘很年輕大約才30歲上下,一邊曬著床單一邊說:「沒問題阿,我們今早才出了五車呢,今天晚上會安排併車,應該都有車可以併的,明天出去沒問題的你放心。」

我聽到老闆娘這樣說,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終於放下。當晚到了11點卻還沒有老闆娘的消息,我急忙趕赴青旅。

一進門就看到許多人在打包,老闆娘跟我說了壞消息。「我們剛剛被通知要停業,現在都在忙著取消住房的事,沒有空安排併車了。」

真是一個晴天霹靂!「在十一長假的時候要我們停業,是要我們怎麼生活啊。」「請大家趕快打包趕快離開,等一下來檢查看到還有營業我們就麻煩了。」我看著老闆娘無奈的臉和在櫃檯忙進忙出的員工,心想只好自己到處問問了。

來自深圳的趙就站在我旁邊,我就這麼認識了他。

他沒有什麼既定的行程,也是來找找有沒有併車的伴,於是我和趙約定二個人併一台車,請老闆娘幫忙找一個師傅隔天出車。


隔天在市區裡走走停停的,因為路上武警攔查點非常多,好不容易離開市區開到了蘇巴什古城,也已經快中午了。

趙說他稍微研究了一下,蘇巴什古城就是當年唐三藏短暫停留的女兒國。這個古城,跟我之前去過的交河故城等沒什麼太大的差別,都只剩下廢墟而已,基本上參觀這類古城,都要發揮很強大的想像力的。

蘇巴什古城

 

接著前往小有名氣的克孜尔千佛洞。

上次去敦煌看過了敦煌千佛洞,對於佛教壁畫很喜歡。年輕的導覽小姐說目前克孜尔千佛洞只有六個洞窟有開放,其他都在維修中。

「敦煌壁畫的保存比這裡來的完整許多,因為在敦煌一直以來都還是信佛教的,當地居民不會去破壞。」

「但是在這裡,後期已經改信伊斯蘭教,伊斯蘭教禁止具體的偶像崇拜,於是克孜尔千佛洞的壁畫在被國家保護之前,常常遭到人為的破壞。」導覽小姐解釋著。

有的時候我在想,宗教信仰到底是好是壞呢?本質上該是教人向善的,卻往往極端到剷除異已。

歷史上十字軍東征、現在的ISIS伊斯蘭國,不都是藉著宗教的名義發動一次又一次的戰爭,摧毁異教思想,並滿足擴張領土的慾望?

@克孜尔千佛洞

 

行經景點的途中,師傅帶我們到了一家餐館吃羊肉抓飯。

曾經在網路上看到「維族人沒有固定的姓氏」這件事,於是我抓著機會問了小女孩到底維族人的姓名是怎麼取的。

「我爸爸的名字是艾則孜· 熱合,我叫阿依古麗· 艾則孜。」她吐出了一堆我聽起來好生硬的漢名,於是我開始一連串的發問...

終於問了幾什分鐘才搞懂,維族人的命名系統跟漢人的差異非常大,除了命名順序和漢人相反,是名字加姓氏之外,也是真的是沒有固定姓氏的!

「所以你的姓是爸爸的名字?」「對。」

「那你爺爺叫什麼?」「我爺爺叫熱合。」「那你爺爺的姓呢?」「我不知道。」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回答我。

這也是當然的了,爸爸的姓氏就是爺爺的名字來的,所以他也只知道爺爺的名字而已,對於爺爺以前的祖先,若沒有文字記錄下來,連姓名都不會知道了。

這對於我們一向重視脈脈相傳的漢族來說,還真是個很難理解的文化事實。

會說漢語的維族小女孩

 

天山神秘大峽谷是今天最後一個景點了。

走進去再出來,如果慢慢欣賞的話大約要二個小時,心裡估計者,走出來的時候也差不多太陽要下山了。

這天遊客沒有太多,原以為十一長假這裡會擠的水洩不通呢。

峽谷是紅褐色岩石的雅丹地貌,這個神秘大峽谷有多神秘呢,我想是因為人一進了峽谷,就仿佛與世隔絕一樣,有些路段只能向上仰望透過窄窄的天際線才能看到天光。峽谷裡的岩石群高聳挺拔,表面卻留下長久風化後留下的細膩又獨特的紋理。

站在諾大的峽谷內,感受大

自然在千萬年間不斷的雕朔著地表而形成的歷史遺跡,我不禁有了種敬畏的心情。

@天山神秘大峽谷

 

結束了庫車的行程,沒有既定行程的趙,成了我的小跟班,跟我坐上同一班火車前往喀什。

 

新疆行(中):奔馳在帕米爾高原的中巴友誼公路上。

新疆行(下):你的東土,我的西域!喀什 Kashgar的異國情調。

二訪絲路行前準備:烏魯木齊Urumqi>庫車Kuche>喀什Kashi

文章標籤

J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