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Ju小姐的環球記錄,

透過照片我希望你也能讀到我當下的感動。 

2012年8月

實實在在的背著背包環遊世界,原本是多年來的一個不切實際的夢。

看過大半個世界的O,偏著頭問我:決定了嗎? 我認真的點點頭。

在他說"好吧我們走吧"那一刻,我聽到了夢想著地的聲音。

So it begins, 環球130天

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2017年10月

 

我待的帕米爾青旅就在喀什老城邊,我幾乎每天都會進老城去逛逛,或者是進去買個小吃。

喀什老城的每個進出口都有檢查站,檢查站有幾個公安會攔檢每個要進去老城的維族人,或是其他少數民族,看看他們身上有沒有危險物品。

漢人是不會被檢查的,老外觀光客也同樣可以自由進出。

話雖如此,由於檢查站的公安們是看臉,直接由經驗來判斷進入的人是否為維族,所以我也不小心被攔下了二次(無奈攤手)。

第二次被攔下來時,維族公安對我說了一句維語,我猜是叫我停住打開包包之類的。我直覺反應是說了句中文的「什麼?」。他楞了一下,揮揮手讓我通過。才通過我就聽到身後的這個公安喃喃地對同事說:「她長的真的像耶。」

我想,我的長相的確是比較接近東南亞民族,膚色也不像一般漢人女生那樣白,不過連維族人都認錯,對我來說也是個有趣的經驗。

 

老城內賣紀念品的店鋪,擺設了許多木製工藝品,有樸實的原色,當然也有色彩鮮豔的。

這個層層疊疊的東西應該是馬鞍吧,就擺設在店門外,引誘著觀光客的錢包。

古城區內有一些小攤子,擺了有趣的手工製品,隨手拍了一些照片。這個色彩繽紛的東西應該是馬鞍吧。

@喀什老城

 

在這種異國氛圍這麼濃郁的城市,路邊小販、傳統職人以及在這裡生活的人們,和觀光客們,交織出生活的日常。這些日常對我來說,比古老的老城本身更令人著迷。

@喀什老城

@高台民居

喀什的羊肉抓飯

 

@喀什老城

 

路旁的老婦人,手邊擺了用花布蓋起來的一堆東西,我好奇地看了看,原來是當地人最愛吃的,一碗一碗的手工酸奶,也就是我們說的優酪乳。

買酸奶的客人三三兩兩的,買了就走。我買了一碗酸奶然後坐在婦人的旁邊,邊吃邊看她賣酸奶。

但是現場吃沒有糖可以和著吃,婦人看著我吃酸奶吃得臉都皺成一團了,被我逗笑了,露出她滿滿的黃金假牙。

@喀什老城

 

老城裡有家很顯目的銅器店,金屬大門前擺滿了大大小小的銅器。我經過了好幾次,注意到門口總是坐著一個老爺爺。

這天經過時發現銅器店門口圍了一大群遊客,原來是爺爺的二個可愛的小孫子站到門口來了,漢人遊客們開心的想拍攝維族小朋友。

爺爺說他們的父母離開家鄉工作去了,把小孫子留給他照顧。我一人給了一顆軟糖,二個孫子開心的不得了。

其實這也是在喀什地區普遍的狀況,你在路上看最多的就是老人和小孩,青壯人口大都離鄉外出打拼去了。

@喀什老城

@喀什古城

@喀什老城

 

喀什老城的小巷弄裡,有著和大路上完全不同的風景。巷弄家家戶戶的門窗設計都滿溢著濃濃的伊斯蘭風情。有幾天在小巷裡胡亂走著,幾乎沒有遊人,偶然有當地人從這個巷子冒出來又消失在另一巷子裡。走在靜默的路上,常常有一種我擁有了整個城鎮的感覺。

但聽說這老城在前幾年經過大整修,許多建築其實都是仿古,已經不是真蹟了。

@喀什老城

@喀什老城

@喀什老城

@喀什古城

離老城不遠處,有一個「中西亞國際貿易市場」。它是喀什地區最大的市集,又叫東門巴札,但公交車站牌上它又叫兩亞市場,一度讓我找路時非常錯亂。

走進了這個像在大型倉庫裡塞進各個小店面的著名巴札,游客卻不多,走著走著居然碰到了昨日同房住客,來自上海的室友L和她朋友們,太巧了!

「你們買了鼓啦?很漂亮耶。我也想買!哈哈。」這皮鼔的正確名稱叫”达甫”,是當地維族和塔族的傳統手鼓,我在帕米爾高原上的塔族婚禮上,看過現場打的鼓是原色沒有上晝的。

「一般傳統打的鼓是原色的,但是有上晝的可以當擺飾阿比較漂亮。」賣鼓的小哥說起漢語時會帶著很可愛的口音。事實上這裡幾乎所有的維族或塔族人說起漢語來都帶著像唱山歌一舨的口音,很有趣。討價還價後我買了一個中型鼓,還硬拗小哥現場示範一段即興打擊,小哥不好意思地熟練的打了一小段,大家都開心的笑了。

@中西亞國際貿易市場

 

茶館是維族男性消遣時光和交誼的好地方,女性是禁步的。但有家很有名氣的「百年茶館」因應了觀光需求,開放非維族的女性遊客可以進入消費。這個很好理解,就是為了一個錢嘛,但通常,這也是出賣靈魂的起點。

和剛剛在巴札遇到的同伴,走上了位於二樓的百年茶館品茶聊天。裡面的佈置充滿了維族風情,伊斯蘭的圖畫布飾讓人眼睛為之一亮。我們坐下,點了一壺土耳其紅茶,還派了同行中最年輕的小弟去外面買了大饟來配茶。

邊吃邊聊著大家旅途中的奇聞。突然間,有人打起了樂器,然後坐著喝茶的一個大叔居然起身跳起了舞,氣氛馬上歡樂了起來。

「我們把剛剛買的皮鼔拿出來打吧!」我們紛紛把剛剛在市場裡買的幾個皮鼓拿出來,高興地跟著節奏打了起來。

表演結束,大家給予了熱烈掌聲。我們也開心的忙著把皮鼓收起來。這時,樂手突然大聲地指著我們說:「小費!」

我懷疑是不是聽錯了什麼,腦袋很快地運轉著,一個念頭蹦了出來 -- 他想要強迫跟我們收取小費!!整屋子的氣氛突然降到冰點,注意力一下子都聚焦了我們這桌來。

「不如我們給個十塊吧。」我建議著。

是我在眾目睽睽之下給錢包裡拿出了十塊錢,遞給了剛剛打鼓的樂手,樂手顯然對金額不是太滿意但勉強地收下了。我跟同伴們互望,對剛剛發生的一切有一種瞭然於心但不便討論的感覺,我在次看向滿桌的維族大叔們,突然心裡覺得難過了起來,不是難過剛剛給了小費,而是難過這個地方已經不再單純了。

我們又待了一下,帶著很複雜的心情離開了這家百年茶館。

@百年茶館

 

週日早上不到十點和一些旅伴們相約去近郊的「牛羊大巴札」。原本以為這個大巴札名氣大應該出租車師傅都會知道,但事實是攔了好幾台車,都無法順利地讓師傅了解我們到底想去那裡。就在我們覺得氣餒時,攔到了一個漢族師傅才順利抵達。

一到入口就看到熱騰騰的烤包子正在出爐,早餐還沒吃的我馬上買了一個吃,比起老城裡的烤包子又大又便宜,料多味美好吃極了。

巴札裡大部分的牲口綁在柱子上,整整齊齊排列著等待買主來詢價。時間還早客人們還沒上門,一旁的小販們在聊天打屁,看到我們走過去友善的對我們笑著。「這是你的牛嗎?你可以站在前面讓我拍個照嗎?」我沖著一個年輕的小哥說。

經過了過去幾天的練習,我愈來愈知道怎麼開口要求陌生人讓我攝影了,臉皮也增厚了不少哈哈。

@牛羊大巴札

賣羊的大哥說,賣相好的羊要有漂亮的牙齒和屁股。

這標準好像在人類身上一樣適用耶。

@牛羊大巴札

@牛羊大巴札

@牛羊大巴札

 

牛羊大巴札在接近中午前最熱鬧,陸陸續續所有帶著自家牛羊牲畜的小販都到齊了,買賣雙方忙著招呼議價,已經沒有空閒理我們這些光拍照不交易的遊客了。突然慶幸起了自已早到,所以有機會跟一些小販們有了些互動。

回程前經過二頭大駱駝,整個大巴札就屬這二頭比人高大的駱駝最醒目。年輕老闆會說一些漢語,我向他笑了一笑,問他能不能讓我拍一張他跟駱駝的合照。

他臉上閃過一絲不好意思,但拗不過我的請求,害羞的站到駱駝邊讓我拍了一張,但很快的又閃開了。

他說一頭駱駝賣價12萬人民幣。「那不就跟一台車一樣了嗎?」我心裡想。

後來圍觀的一些中國遊客沒有問過小老闆,自已站到駱駝旁,但都被小老闆驅離了。

@牛羊大巴札

 

 

 

文章標籤

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017年10月

坐著火車,又一路來到了喀什。

還記得二年前第一次走絲路,人在烏魯木齊往西安走的時候,聽到很多老外背包客是要往西行,去喀什的。

卻也聽到一些中國背包客說,去喀什太危險了,千萬不要去。

沒去過喀什的中國人居然認為這個城市危險,真的是很奇妙啊。

不過這更加強我陳大膽前往喀什一探究竟的決心。

 

睡了一晚火車到了喀什,天都還沒亮呢。

出了火車站,果不其然看到十幾個出租車師傅正在忙碌著拉客。

「去市中心多少錢啊?」「80塊一位。」

「太貴了,你這是拼車的, 一位40塊就好了吧,這樣你一車坐滿就160塊了!」

經過一番來回談判,僵持不下時,同行的趙差一點就妥協了。

後來師傅還是同意了40塊一位,我和趙,還有兩位從香港來的旅客一起併車走了。

 

這次要入住的帕米爾青旅,就在艾提尕尔清真寺隔壁。

一早的清真寺,前頭的大廣場空蕩蕩的。

艾提尕尔清真寺是中國最大的清真寺,親眼看到卻比我想像中小很多。聽說是中共當局限制了清真寺的建造規模,用以管控集會的人數,也就是一種維安維穩的考量。

@清晨六點的艾提尕尔清真寺

 

好不容易等到了八九點,路上行人還是很少,我和趙在附近繞了一圈,終於找到了家剛開門營業的維族餐館。

這也難怪了,中原時間的八九點,也不過是當地時間的六七點而已呀。雖然中共統一全國採用了北京時間,但是新疆當地人民還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主要還是以當地時間作息。

 

這次入住的帕米爾青旅和鼎鼎大名的老城青旅是同一個老闆,由於開業的比較晚,環境上比老城青旅來的乾淨寬闊多了。

住在青旅會認識很多來自不同地方的人,雖然在這裡大部分是大陸人,但光是大陸人由於居住成長城市的不同,個性談吐差異也是很大的。

來到這裡的第一天,馬上跟青旅報名了隔天前往中巴友誼公路的兩天一夜併車行程。

「一個人450塊,可以微信支付的。

「不過要先告知您,台灣人是不准去中巴邊境的紅其拉普國門的,如果被查到就要自己回來了。」

聽到櫃檯姑娘這麼說,我心裡一沉,看網路上這麼多遊記,我還真不知道台灣人是不準去的呀。

「上次有台灣人被查到,去不了是什麼時候的事阿?」「去年吧,不過今年到現在還沒有聽說過呢。」看來除了賭賭運氣,還真沒有其他選擇。

@帕米爾青旅

 

隔天併車往中巴友誼公路,車上除了師傅外,還有五個大陸人,加上我和另一個日本大叔。

中友誼巴公路是一條開在帕米爾高原上,貫穿中國與巴基斯坦國境的公路,經過二國邊防。中國人最喜歡去寫著「紅其拉普」的國門拍照打卡

一路上風景優美,一旁的崑崙山脈山體變化萬千,陽光不時從厚厚的雲層裡射出黃金光芒,

這山,這陽光,這雲融合出無比精采的自然畫作,看得我都著迷了。

中巴公路上,白沙湖景區是前往塔縣的必經之處,湖水翠綠而平靜,陽光照射在水面上,波光粼粼非常的漂亮。一旁的白沙山乍看之下像覆蓋了白雪一樣。

「白沙山的沙子是從湖底吹上去的。」師傅說。

師傅是土生土長的漢人,每年夏季三個月的旺季幾乎天天出車走中巴公路,對這裡的一石一沙瞭若指掌,我們有任何問題他都能解答。

車一停,師傅就跑到玉石小販那聊天去了。

@帕米爾高原,白沙山,白沙湖

@帕米爾高原,白沙山,白沙湖

 

中巴友誼公路最高處是約海拔4700米高。我從沒上過這麼高的地方,於是早在上山前二天就開始吃丹木斯了。晚上夜宿塔縣K2青旅時想洗頭,到了櫃台要借吹風機。

「洗頭容易得高山症哦,最好不要洗。」櫃台小哥提醒我。但我仗著吃了丹木斯,以及一路上沒見任何不適,不怕死的我硬是洗了頭。

@帕米爾高原

@帕米爾高原

 

路旁下車透透氣,放牧的維族大哥把帽子往我頭上一戴,「哇,你看起來就像維族人阿!」大家說。

「是阿,因為我是台灣高山族阿~」我開玩笑的跟大陸同伴們說。他們居然相信了。

@帕米爾高原

 

我們非常幸運的,在路旁撞見了一場維族婚禮。

「現在是結婚的旺季。住在高山上的塔吉克族農收已經告一個段落,接下來沒事做嘛,就有很多時間舉辦結婚囉。」師傅說塔族可不像漢族,塔族的結婚可是至少要熱鬧三天,財力雄厚的甚至可以到一週呢。

塔族據說是中國唯一的純白人種,長的像歐洲人,眼大鼻高。婚禮中賓客都身著傳統服飾,在一旁有些人手打皮鼓,有些人吹著鷹笛,不時還有男人會跳到場中跳著傳統舞蹈,非常熱鬧。「婚禮上吹的笛子是由老鷹的翅膀上取下來的,要獵到老鷹去取翅膀的骨頭是很不容易的,所以真的鷹笛是非常稀有而珍貴的。」師傅這麼解釋著。

@帕米爾高原上的塔吉克族婚禮

 

這次在中巴友誼公路的旅程中,還有一段難忘的小插曲。

第二天回程的時候,路上幾乎沒有公安在檢查證件了。這時經過一個檢查哨,由於我們還在「外國人」不準進入的路段內,我心裡難免緊張。

公安請師傅拿出證件和車輛資料等,但不知怎麼的發生了一些小口角。

突然間,公安們堅持師傳罵了他一句髒話,叫我們全部人下車,他要來「好好的」檢查車子是否合格。

這時我和日本大叔對看了一眼,我小聲地交待日本大叔千萬不能開口,如果有人來跟他說話,就裝聽不懂就好。

「你這車籍資料上沒有窗簾阿,你車上裝了窗簾和資料不符,違規了。」果然,中共公安想要找你碴,是不會找不到的。

我們師傳也是硬頸的,不二話馬上把車上的窗簾全部拉掉,有的拉不掉硬是被扯了下來。

同車的大陸旅伴都去和官威很大的公安們賠不是,我和日本人在旁邊靜靜的旁觀,只有師傳還是一臉怒氣不肯妥協。

經過一番折騰,最後公安終於放我們離開了。

再回到車上,幾個大陸長輩開始在車上講述了對大陸人權的失望,對威權體制的不滿,說了一個又一個的故事。

「真不好意思讓你台灣人聽到這些,我們現在車上講的,下了車就不說出去了喔。」

「你們剛才說什麼我都沒聽到呀,我剛剛在睡覺呢。」我說。

他們一聽我這樣說,都會心的笑了出來。

文章標籤

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年後再次來訪絲路,上次是從烏魯木齊中原方向走到西安,這次也是選擇在烏魯木齊開始,但是要一路向西經由庫車,再到喀什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在十九大前夕,這次在烏魯木齊大街上隨處可看到政治性的標語,部分是圍著「中國夢」概念發展出洗腦標語,部分是禮義廉恥之類沒啥創意的常規。

但街景和兩年前倒是沒有顯著的變化。

@烏魯木齊南站

 

在台灣時已經在網上把兩段的火車票都訂好了,也訂了在火車站附近的飯店。於是隔天一早在飯店吃完早餐,預留了一個小時從容地徒步前往烏魯木齊能站取票。

「上車前一個小時到站取票,時間應該很充裕了吧」我心想。誰知道時逢大陸十一長假,在人山人海中,我就在排錯隊又重排、無助的看著不時湧入的插隊人潮中,錯失了我的火車(哭)。

身上的薄羽絨衣似乎抵抗不了烏魯木齊秋天的寒意,看著前方沒有盡頭的人潮,我冷的打了個哆嗦。

幸好在漫長的等候中讓我搶到了當日傍晚前往庫車的火車票!前後算一算,居然買票加上實名制進站入口排隊的時間,就花了我快三個小時。

這個大陸十一長假期間的”逃難潮”,真的讓我看傻了眼。

@烏魯木齊南站實名制進站口

 

坐上了火車臥鋪到了庫車,已經是早上六點。

庫車是古時龜茲王國的所在地。隔天看到了往龜茲老街方向的公車,就坐了上去。

公車上大部分都是老人和小孩,有個漢族阿嬤元氣非常得好,嗓門也大得很。

「我已經80歲啦,」她說。「但我還很能走路,有的時候我不坐公車,我用走的。」她自豪拍拍自己的雙腿。

她揮了揮手上的兩串香蕉說,「沒牙齒啦,只能吃這個。」

其他的維族老人們應該是聽不懂她在說什麼,跟她並沒有互動,只是自顧自地看著窗外。

過了寫著大大的「龜茲古渡」的橋,路過兩個小市場,眼前突然一小片彩色繽紛的矮房子小店面。

店家老闆並不吆喝,只是靜靜的坐在門口著等客戶上門。

在靜謐的氛圍中,店面大門的飽和的綠紅藍,和著店門口五顏六色的香料,營造出了一種極美的異地風情。

 

 

@庫車老街

 

大馬路邊小小的店面裡,大媽在做著現做傳統大饟,空氣中散發著麵包的香氣。

然後我眼前一個媽媽帶著小男孩買了一個剛出爐的大饟,開心的離開了。

現做大饟

 

我慢慢地走在老街的路上,經過了一家生意很好的小餐館,看到每桌上都點了一個小厚饟,上面放了一些像餃子的東西,於是我依樣畫葫蘆也點了一盤。

在當地餐館吃飯,桌上都會奉上免費的茶水,大概因為主食是各式各樣的饢餅,比較乾,和著茶吃會比較容易入嚥一點。

小厚饟加餃子

 

下午去了庫車唯二的兩家青年旅舍,想加入隔天拼車的行程。

第一家青旅叫扎巴依青年旅舍,我到的時候門口已被貼了查封紙條,我頓時頭上出現了黑人般的問號。

好不容易在隔壁找到了老闆娘,她說領導下令旅舍停業一週,昨天才停的業呢。

「是啊,突然才通知我們停業,我們一直在聯絡房客取消住房呢。」老闆娘很平靜地對我說著,居然看不到她臉上有不開心的表情。

是不是類似事情發生太平凡了,已經麻木啦?

於是我匆匆的又去了附近的第二家青旅,叫浮尘青年旅舍。

老闆娘很年輕大約才30歲上下,一邊曬著床單一邊說:「沒問題阿,我們今早才出了五車呢,今天晚上會安排併車,應該都有車可以併的,明天出去沒問題的你放心。」

我聽到老闆娘這樣說,心裡的一塊大石頭終於放下。當晚到了11點卻還沒有老闆娘的消息,我急忙趕赴青旅。

一進門就看到許多人在打包,老闆娘跟我說了壞消息。「我們剛剛被通知要停業,現在都在忙著取消住房的事,沒有空安排併車了。」

真是一個晴天霹靂!「在十一長假的時候要我們停業,是要我們怎麼生活啊。」「請大家趕快打包趕快離開,等一下來檢查看到還有營業我們就麻煩了。」我看著老闆娘無奈的臉和在櫃檯忙進忙出的員工,心想只好自己到處問問了。

來自深圳的趙就站在我旁邊,我就這麼認識了他。

他沒有什麼既定的行程,也是來找找有沒有併車的伴,於是我和趙約定二個人併一台車,請老闆娘幫忙找一個師傅隔天出車。


隔天在市區裡走走停停的,因為路上武警攔查點非常多,好不容易離開市區開到了蘇巴什古城,也已經快中午了。

趙說他稍微研究了一下,蘇巴什古城就是當年唐三藏短暫停留的女兒國。這個古城,跟我之前去過的交河故城等沒什麼太大的差別,都只剩下廢墟而已,基本上參觀這類古城,都要發揮很強大的想像力的。

 

蘇巴什古城

 

接著前往小有名氣的克孜尔千佛洞。

上次去敦煌看過了敦煌千佛洞,對於佛教壁畫很喜歡。年輕的導覽小姐說目前克孜尔千佛洞只有六個洞窟有開放,其他都在維修中。

「敦煌壁畫的保存比這裡來的完整許多,因為在敦煌一直以來都還是信佛教的,當地居民不會去破壞。」

「但是在這裡,後期已經改信伊斯蘭教,伊斯蘭教禁止具體的偶像崇拜,於是克孜尔千佛洞的壁畫在被國家保護之前,常常遭到人為的破壞。」導覽小姐解釋著。

有的時候我在想,宗教信仰到底是好是壞呢?本質上該是教人向善的,卻往往極端到剷除異已。

歷史上十字軍東征、現在的ISIS伊斯蘭國,不都是藉著宗教的名義發動一次又一次的戰爭,摧毁異教思想,並滿足擴張領土的慾望?

@克孜尔千佛洞

 

行經景點的途中,師傅帶我們到了一家餐館吃羊肉抓飯。

曾經在網路上看到「維族人沒有固定的姓氏」這件事,於是我抓著機會問了小女孩到底維族人的姓名是怎麼取的。

「我爸爸的名字是艾則孜· 熱合,我叫阿依古麗· 艾則孜。」她吐出了一堆我聽起來好生硬的漢名,於是我開始一連串的發問...

終於問了幾什分鐘才搞懂,維族人的命名系統跟漢人的差異非常大,除了命名順序和漢人相反,是名字加姓氏之外,也是真的是沒有固定姓氏的!

「所以你的姓是爸爸的名字?」「對。」

「那你爺爺叫什麼?」「我爺爺叫熱合。」「那你爺爺的姓呢?」「我不知道。」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回答我。

這也是當然的了,爸爸的姓氏就是爺爺的名字來的,所以他也只知道爺爺的名字而已,對於爺爺以前的祖先,若沒有文字記錄下來,連姓名都不會知道了。

這對於我們一向重視脈脈相傳的漢族來說,還真是個很難理解的文化事實。

會說漢語的維族小女孩

 

天山神秘大峽谷是今天最後一個景點了。

走進去再出來,如果慢慢欣賞的話大約要二個小時,心裡估計者,走出來的時候也差不多太陽要下山了。

這天遊客沒有太多,原以為十一長假這裡會擠的水洩不通呢。

峽谷是紅褐色岩石的雅丹地貌,這個神秘大峽谷有多神秘呢,我想是因為人一進了峽谷,就仿佛與世隔絕一樣,有些路段只能向上仰望透過窄窄的天際線才能看到天光。峽谷裡的岩石群高聳挺拔,表面卻留下長久風化後留下的細膩又獨特的紋理。

站在諾大的峽谷內,感受大

自然在千萬年間不斷的雕朔著地表而形成的歷史遺跡,我不禁有了種敬畏的心情。

@天山神秘大峽谷

 

結束了庫車的行程,沒有既定行程的趙,要跟我的小跟班,跟我坐上同一班火車前往喀什。

文章標籤

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MG_6440.JPG

2017年10月

在中國境內的絲路,一般來講指的就是西安到喀什這一段。只要有朋友聽說我要走絲路,一臉羨慕的表情,畢竟這個大家都曾經在歷史書上看過的名字,總是讓人有無限的想像。殊不知二年前2015年中秋連假期間我已經獨身走訪了烏魯木齊>吐魯番>敦煌>張掖>西安這前半段的絲路啦,二年後趁著中秋長假又來,終於要讓我走完絲路後半段了,烏魯木齊>庫車>喀什。

兩年前怎麼準備的,由於發懶沒有記錄下來,大部分不記得了,我想這就是初老的症狀(昏)~

因此這次的行前工作就只好從頭再摸索一次,並且好好記錄一下才行。

機票:

二年前中秋節前後搭乘了海南航空烏魯木齊進西安出航班,機票約一萬三千台幣,這次卻怎麼樣都找不到這麼優惠的票價了,於是最後買了東方航空烏魯木齊進喀什出的機票,不到一萬九千台幣,這樣的票價不滿意但勉強可以接受。回來時在上海轉機是大半夜而且停留12個小時,幸好朋友剛搬去上海,所以打算出去市區找朋友瞎晃一晚。

住/行:

(一)攜程(Ctrip)

攜程的網站上可以選擇語言,簡體版本即是攜程大陸local網站,若把語言設定改為䌓體或外文,就會變成國際版本了。國際版本和簡體版本有何不同呢? 這次我實際操作後的經驗如下(2017/9月):

*攜程國際版本: 接受VISA, Master等境外信用卡,但酒店的listing較少,預售火車票時會收取預訂費RMB 30元,火車票若售完即無法購買也無法候補搶票。

*攜程大陸版本: 不接受境外信用卡,但可以微信支付。酒店listing較多,預售火車票收取 "极速出票、退改签"服務費用RMB 20元,若你不想支付此服務費用,就會被引導到12306網站(大陸火車售票系統官網)去登錄買票了。已售完的火車票可以支付20-50元不等的服務費讓攜程系統幫你候補搶票,搶票成功率會因為支付的服務費不同而異。

是不是很神奇? 另外,攜程在APP Store裡也分二個版本,建議二個都可以下載來用。

國際版本上的酒店數量較少,因此我誤以為在國際版本上的酒店都是涉外的。台港澳外國人在大陸都只能住涉外酒店。但是我預訂了十次被退了八次,大部分就是因為他們不是涉外酒店。被退的有點煩,於是後來我都先線上跟攜程客服確認該酒店是否為涉外才去預訂。基本上呢三星以上酒店,或是國際青旅才"有資格"去申請為涉外酒店的。注意哦,"有資格"並不表示酒店有去申請哦,所以到底是不是涉外酒店還是要先確認清楚才好,畢竟我曾聽過有台灣人線上訂到了非涉外酒店,前台checkin時被拒絕入住的慘劇...

庫車唯二的兩間青年旅館都是不是涉外的不能接待台灣人,於是我只好定了青旅附近的涉外酒店,方便我前往青旅詢問拼車的事宜。是這樣的,在大陸很多地方旅行,很多國家級景點都離市區很遠,絲路很多必去景點也是這樣,而青旅一般來說都會提供併車服務,幫來自各地的不認識彼此的旅客們拼成一台車連同司機,一同前往景區,平攤出車的費用。所以很多人住青旅不只是想要交朋友,也是圖個拼車的服務。

再來是同樣一波三折的火車票網上預購。

大陸火車票開放在一個月前可線上預購,攜程可以代訂票。有時才開放訂票的第一天想搭的車次就已經全部被搶光了,這時候千萬不要緊張,過幾天很有可能會有餘票再被釋出。若出發在即時間緊迫不能等,攜程大陸版本也可以幫你”搶票”,搶票時要先支付搶票服務費跟車票費用,若攜程沒搶到票則會全額退費。

在攜程上訂的火車票目前不收境外信用卡,像VISA, Master這些的都無法,但可以使用微信支付,也還算方便。

記得上次去烏魯木齊時,到了火車站才發現火車站有烏魯木齊站(新站)和烏魯木齊南站(舊站)的分別,把自已嚇的半死。所以這次網上訂票我都再三確認是訂到那一站的票。

(二)Booking.com

這次訂喀什的國際青旅我是透過Booking.com。基本上除了大陸本土的攜程以外,以國際訂房APP來說,booking.com涵蓋了新疆地區較多的青旅和酒店。喀什的帕米爾青旅和老城青旅在booking.com上都找得到,老城青旅名氣大但是很難訂,我半個月前上去看已經很多日期都客滿了。

手機APP:

微信不用說了,是一定要下載的,因為這是在大陸唯一沒有被禁用的通訊軟體。其他如攜程的大陸以及國際版本CTRIP,booking.com,手機百度,百度地圖,Di Di打車,大眾點評,馬蜂窩自由行,這些都是很實用的APP,行前都先下載好。(2017/10更新:我人到了當地發現iphone的facetime在新疆也可以用,所以也會用它來跟O報平安。)

 

衣物:

因為本人不是太怕冷的人,這次針對十天的旅程,我就只帶了四件薄上衣,三件leggings,三條圍巾和一件羽絨外套。由於打算上帕米爾高原所以又多帶了毛帽和手套。在準備衣服的時候一切以同色系,可以mix and match為主,而且還有不同的圍巾做變化,因此也不需要準備太多件衣物來增加重量。

雜項:

我的旅遊人生裡,最令我驕傲的是我可以把所有的必需品打包到最小最輕,不到六公斤的輕背包就可以讓我出國走透透。之前環球半年時的背包精簡到只有8.5公斤,機動性超強,環球回來之後每次出國,就更不願意再拖又大又重的行李箱了。我的格言是,出去玩三天跟出去玩三個月需要的東西其實是差不多的,而且打包的愈輕便,行動愈方便。

不求人的自拍棒這次也準備好,上次買的超便宜手錶這次也要帶著,減少翻手機看時間,而引起他人的犯罪意圖的可能性。

新成員HTC的RE這次我也帶上了,它無線自拍的功能在一個人拍大景的時候應該是非常實用才是。

最近大陸官方正式封鎖了VPN的軟體,所以在露天上買了張不需要翻牆的”中港卡”。中港卡是在香港發售的中國移動上網卡,可以正常使用Line Google IG 臉書等大陸禁用的軟體,雖然中港卡只能上網無法打電話,但需要打到電話的機率不大。我買的是3G容量的中港卡,我想這對於十天的旅程來說是綽綽有餘了。

行前也去買了抗高原反應的丹木斯,希望上了帕米爾高原後不要有討厭的高原反應,壞了旅遊的興致就不妙了。

出發前一天我突然想到,十九大在即,最近兩岸關係又這麼緊張,還是去外交部網站做一下出國登陸好了,如果真的在哪裡被消失了,要找我也比較有行踪可追(完全是一個自己嚇自己的節奏哈哈)。

最後,謹慎地我將整段行程計劃email給O,覺得一切都準備好了,調適好心情就可以出發了!

 

後記 (2017/10/11日返台後更新)

在網路換好匯並準備到機場領取的人兒,入關前就要領取,一旦過了海關要再退出來過程非常繁複。平常很謹慎的我這次居然也進了海關後才想起我的人民幣還躺在台灣銀行的機場分行裡。「不好意思,我剛剛入關前忘了先去領取換好的人民幣我可以出關嗎?」「只有航空公司派人來才能帶你出關喔,你等等我聯絡一下。」聯絡上航空地勤了。「抱歉小姐,還有10分鐘就要登機,我們現在沒有人力帶你出關,如果您一定要出去那我們必須先取消您的登機。」是的,航空地勤不願意帶我出關,我就只好摸摸鼻子帶著身上僅有的$260人民幣現金去登機了。一路轉機到了西安機場,關內居然沒有提款機(!!),終點烏魯木齊機場唯一的提款機居然也是壞的。這忐忑的心一直到隔天去街上找到可跨國提款的ATM才安心了下來。幸好謹慎如我,帶了一張可以海外提款的提款卡, 不然真的要GG了。

台胞證無法在大陸的自動售票機領取網路預訂的火車票,這真是個寶貴的教訓。隔天吃完早飯,預留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前往烏魯木齊火車站南站,要去領取線上預購的火車票,誰知道又是一個悲劇的開始。由於大陸十一國慶長假正開始,整個烏魯木齊南站人山人海,我心想不妙,我可以在一個小時內訂到火車票請站上車嗎?排了一會,問到了一個警衛。「請問我線上已經訂票,是排這個入口領票沒錯嗎?」「你要去自動售票入口排隊。」我謹慎地想再次確認。「但是我是拿台胞證喔。」「對對,去自動售票口排隊。」他語帶敷衍。結果好不容易在自動售票口排到了自動售票機,發現機器沒有辦法感應我的台胞證所以領不了車票(天阿!!),在又回頭去重排人工售票口的過程中,就這樣錯失了我的火車(哭)!無奈的我在人工售票入口排了一個下午整整三個小時才買到傍晚去庫車的火車票。

這個故事告訴我,一、身為”呆胞”的我們,是無法使用自動售票機領票的,因為自動售票機只能感應大陸的”二代身分證”,故呆胞們即使線上已經預訂了火車票,還是要去人工售票處憑藉取票編號及台胞證領取車票。二、長假期間要到大站取票,最好提前三個小時就到火車站,因為買票口要排隊,實名制進站口要排隊,隨時隨地還有大媽大叔來插隊,絕對讓你排到昏過去...。

在外趴趴走需隨身攜帶台胞證。新疆自治區的維安非常嚴格,進出飯店以及任何公共場所,都要檢查證件。由於幾年前的在新疆各地的種族衝突事件,在庫車市區維安維穩程級之高,我也算是開了眼界。幾乎每個十字路口都會有穿著防彈背心的武警駐守,馬路上的武警盤檢點也非常的多,但是基本上只有維吾爾族人司機會被進一步盤查,漢族的車輛都是看一看就讓他開走了。公安巡邏車也不時在馬路上大聲開著警笛巡邏著。我每次走在路上,都有一種微妙的矛盾感,見警率這麼高似乎是很安全,但心中卻有種處於危險環境中的不安感,警察國家這四個字也不時浮現在我腦海里。

在喀什市區裡,可能觀光客比較多,街上的安檢站雖然還是會要求所有人將隨身包包放進X光機檢查,但對於漢人的檢查沒有太嚴格,維族人可是會被攔住搜身和檢查包包的。但,我曾經被譀認為是維族人而被攔了兩次下來(都不知是要哭是要笑了...)。

避免談論敏感政治議題。大陸當局目前一直往集權以及打壓人權方向前進,由於你不知道你面對的聊天對象是誰,在大陸任何地區都避免談論兩岸的政治敏感議題更不要白目地公開批評中國共產黨,任何在台灣享有的政治言論自由,在大陸都不適用的。微信裡所有聊天訊息更是被全面監控,有一些人聽到我是台灣來的,什麼政治的話題都不敢談。有次我不小心在微信上提到了一個敏感的字眼,寄出訊息後才驚覺不對,真是嚇死寶寶了。

一路上碰到很多大陸的”同胞”們,除了從他們身上了解了更多大陸當地的風俗民情,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居然從大陸人眼中更瞭解台灣了。獨身旅行可以走到哪裡認識朋友到那裡,這十天我遇到了來自上海的一對退休夫妻,經歷過文革時期的他們,對中國共產黨的認識比一般年輕人都來得深刻。私下的談話中他們其實是無法認同共產制度對人權的打壓的,也能理解為何台灣人普遍不想成為中國人的心態。「在中國沒有人權的,」「你放心兩岸一旦打起來,人民肯定是要選擇自由的那一方。」聽到這話我居然安心許多。

我遇到了來自烏魯木齊的兩個女生,他們說在烏魯木齊的街上警察可以把你攔下「把手機拿出來。」然後大剌剌的下載你手機裡所有的資料,檢查你手機裡是否有不當的言論。這兩個女生在年初來過台灣,非常喜歡台灣長久保存下來的中華文化,在台灣,家裡放置的祭祖牌位,各地保留下來的宗祠,以及一些過年過節的傳統習俗,敬老尊賢的思維等等,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中華傳統文化及思想,在中國,經過文化大革命的摧殘後很多都已蕩然無存了。「不知道為什麼,我特別喜歡台灣,在台灣覺得氛圍好舒服。現在請新疆省還不開放台灣自由行,有一天可以自由行的時候我還想再去一次。」其中一個女生說著。

我遇到了年僅20歲但是到處在大陸旅行的湖北小姑娘W,我完全可以在她對人對事的沉穩以及圓融中看出旅遊對她的鍛煉。剛從北疆過來的她說「我現在訂火車票,明天想去內蒙古看胡楊林。」「新疆到內蒙古很遠吧,你就為了看胡楊林跑到蒙古去!?」「對呀,坐火車38個小時呢。」她的熱忱著實感染了不少同行的人。

我遇到了一個從深圳來的小哥趙,我們邊吃飯邊聊兩岸差異。一個晚上我拗他陪我去維族夜店喝酒見識見識,我一個女生實在不太方便去。「誒你們台灣人都習慣AA哦?」「什麼是AA?」「AA就是自己出自己的阿。」因為每次吃飯喝酒,結帳他都搶著先付,而我隔天都追著他要給錢。

除了大陸人,我也遇到一位在曾經肯亞野生動物園陸陸續續工作了20年的高齡日本大叔Suzuki先生,他打算一人走陸路從喀什向西一路到伊朗,在他身上很明顯年紀一點都不是冒險的阻力。

路上遇到的人常常是旅途中最有趣的部分,也總是讓我常常思考,台灣的土地上前人奮鬥了幾十年為人民帶來了自由民主和人權價值,世代努力傳承下來的文化涵養,這些存在,現在對我們來說就好像呼吸空氣一般的自然。我們的網路沒有牆,沒有獨霸的新聞聯播,人民可以上街陳抗,宗教自由被保護,在公開場合討論政治話題也不會被失蹤,是的,我們小小的台灣是華人國家裡唯一的民主體制,我們真該感到驕傲。雖然我們的民主環境還不太成熟,許多陋習還在摒除,正義陸續還在轉型,公民素質還在提升,但是重要的是,我們正在正確的道路上前進著

真的,每次的旅行,都讓我深深體會到台灣的美好。

 

文章標籤

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