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

從pan pacific hotel仰望仰光街景,現在還是綠意盎然,再過幾年就沒人敢保證了。

近幾年緬甸和翁山蘇姫的新聞總是在電視上沸沸揚揚的。

自從2015年緬甸舉行全國大選,軍政府開放緬甸之後,我一直想在民風尚純樸之前去看看這個剛開放的國家。

到了仰光已經是傍晚,一安頓好馬上前往市區裡最熱鬧的China town覓食。

中國城China town 19th街附近,由於是中國新年,到處掛滿了燈籠,路上也是車水馬龍、人來人往的。

仰光中國城China Town

仰光中國城的觀音古廟

還沒從街道上濃濃的中國味中醒來,突然間聽到大馬路上的歡呼聲,原來舞獅表演正要開始,人聲鼎沸好嗨哦。

記得上次看到舞獅是幾年前在吉隆坡,表演的一樣非常道地。我覺得海外華人好像更費心在保存這些傳統技藝,應該是人在異鄉更思源吧。

仰光中國城China Town

 

在China town 19th街上,一整排的滿座的餐廳都在賣啤酒燒烤。

我們走到了一家餐廳外找尋著位子,一個膚色黝黑的客人向我們招手示意可以跟他一起坐,他名字叫做Rin Rin,是印度緬甸人。他說他上個工作是幫助父親出租房屋,也曾做過玉器出口,目前待業一年了。他每天都來同一家餐廳喝酒,坐在同一個位置,看著人潮來往的街道打發時間。我問Rin Rin緬甸人大部分人沒有姓氏,只有名字,是真的嗎?他說是的,但他身為印度人種後代,是擁有姓氏的。

我們學他也叫了Myanmar啤酒來喝。聊著聊著,他開始說開放後的緬甸有很大的改變,有很多機會,但他必須仔細想想做什麼好。「Patience. patience is very important, everything takes time.」他的英語算是流利,跟許多我們在仰光遇到的當地人一樣。他不斷強調著patience,就怕我們誤會他好吃懶做。我抓了機會問他聽說緬甸有三十幾個民族,包括羅興雅(Rohingya)對嗎?我想藉此知道他對羅興雅人的看法,但他避重就輕並沒有針對羅興雅有任何評論,只語調輕快地說是阿,緬甸種族很多很多,不同種族也有自已的語言。看來這個羅興雅話題在緬甸還是頗為禁忌。

過二天我們又經過了幾次餐廳,但沒有再見過Rin Rin了。

中國城19th街

我們漫無目地的逛著中國城,走著走著就看到了穌雷金塔Sule Pagoda。由於它就在市區裡,所以來訪信眾不少名氣也頗大,很可惜的是這次在仰光經過了穌雷塔好幾次,但是居然都沒有時間走進去看看。

穌雷Sule Pagoda

 

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

在仰光佔地最大的佛寺就是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了(Shwedagon讀音:水大公),據說已經在此2500年了。

佛寺裡是不準裸露太多皮膚也不能穿鞋的。我覺得我赤腳踩在這座壯麗的聖地時,好像更貼近體會了其莊嚴肅穆的本質。想想,真的很難令人相信,這些富麗堂皇的佛寺金塔,是建築在年人均GDP只有不到$3000美金(就是每日約兩百多台幣)的仰光人的奉獻上。

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

信眾來這裡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到自己的佛座。你要參拜哪一個佛座取決於你星期幾生,所以每個緬甸人都知道自己星期幾生。我們慢慢地沿著大金塔走一圈,找尋著禮拜三上午(Wednesday Morning)的佛座。禮拜三上午的佛像下還有一尊小小的金象,於是我學著剛剛浴完佛的緬甸女士,也有模有樣的舀起水倒在佛像和金象上。聽說舀水次數是年紀+1次,所以我舀到手好酸,年紀大特別有感...

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

來這裡幾天後,我漸漸發現一般緬甸平民的生活娛樂似乎很少,所以很多人白天或晚上會到佛寺來,或是聊天,或是念經祈禱。好像這麼一來,時間就會過得比較快似的,也能更堅定的面對平淡而貧乏的日子。佛教如此興盛,也跟軍政府執政時期,認為佛教本質溫和,強調奉獻和樸實,故大力鼓勵人民信奉佛教、興建佛寺,藉此將反動勢力減到最小的政策有關。

話雖如此,2007年的發生在仰光的街頭民主運動還是讓僧侶們團結起來上街陳抗過,那一段慘痛的歷史記憶,號稱第二次民主運動。現在被金碧輝煌的金塔跟佛像們圍繞者的我,覺得這些歷史片段顯得又遙遠又靠近。

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

太陽下了山,天氣不再這麼炎熱,信眾沒有減少,反而增加。絡繹不絕的信徒們持續在浴佛著,或是坐下來專注的祈禱。在這座跟足球場一樣大的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中,除了各自的佛座,還有好幾千個大大小小尺寸各異的佛像圍繞著金塔,每個人一定會找到自已的容身之處,一定會找到一座聽你禱告的佛陀。

夜晚的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

夜晚的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

穿著土色袈裟的和尚,跟穿著粉紅色袈裟搭配一條土色飾巾的尼姑偶而出來走動著。大部分的緬甸人一輩子都會出家一次以上,出家一陣子後可以自由選擇要繼續出家來實踐信仰,或要還俗

夜晚的Shwedagon Pagoda大金塔

 

一杯水的善意

有時走在仰光的街道上,會看到路邊擺著沒人看守的陶壺,陶壺上會篕著一個水杯。篤信佛教的信眾相信做善事可以積德會帶來福氣,而提供免費的水給口渴的路人也是做善事的一種方式。我幾次我還遇過一次排開的陶壺,蠻特別的。

路旁的陶壺

 

無所不在的神明nat

緬甸人篤信佛教,也相信大自然動植物都有spirit(也就是神明, 緬甸語叫nat),所以走在陽光的街道上,常常看到大一點的榕樹幹上蓋起了小廟,可以供人膜拜樹神。

崇拜樹神

 

融會中的建築風情

仰光的建築物,通常色彩繽紛,融合了南洋和英式建築風情。許多建築年久失修,牆壁經過幾十年的日曬雨淋,早已灰黑斑駁,但是隱約還看得出當初細膩的建築雕工。馬路上也有許多現代建築正在興建中,跟開放後的國家經濟手牽手一起冒出頭來。

the new and the old

很多人家會在公寓外裝上圓圓的衛星小耳朵,以便收看衛星電視,每個接收器都指向衛星收訊來源,搭配上花花綠綠的建築調色盤,非常熱鬧。

很多人家會在公寓外裝上圓圓的衛星小耳朵,以便收看衛星電視,每個接收器都指向衛星收訊來源,搭配上花花綠綠的建築調色盤,非常熱鬧。

很多歐式建築物早已雜草叢生,缺乏維護,透過建築物也看得出英緬殖民時代早就已經是過去式了。

很多歐式建築物早已雜草叢生,缺乏維護,透過建築物也看得出英緬殖民時代早就已經是過去式了。

 

這天晚上吃完印度餐廳的美味咖喱,慢慢走路回飯店。「不知道仰光人晚上都在幹嘛?市區的也沒看到有什麼娛樂場所。」話才剛說完,就看到前方的建築物聚集了許多人潮,跟一些移動式的小吃攤販。原來這是一家播放當地影片的電影院!「天啊,你看看牆上的海報,好像台灣早期會有的海報」「是阿,好像踏入時光機了。」於是我們不小心知道了,仰光人晚上除了去佛寺,電影院似乎也是一種很受歡迎的去處。

戲院外

 

環城火車 Round Train

經過了兩三天花馬看花的鐵腿行程,O跟我預告他必須要休息一天,不能再雙腳萬歲了。於是環城火車的行程就變得非常適當,因為可以在火車上坐三個小時!我們從離飯店最近的Phaya Lan火車站上車,這個車站就在翁山市場旁。穿過翁山市場裡我隨手買了一個印度roti餅帶到火車上當點心吃。火車站月台對面,有很多賣水果的小攤販,不過其實整個仰光市區幾乎走到哪裡都是市場,所以火車站月台這裡也有攤販,一點都不令人意外。

Phaya Lan火車站

除了我們,火車上還有幾位觀光客,其中一個感覺是香港或新加坡的女客人,跟頭頂著鐵盤走來走去,盤上裝著切好芒果和調味粉的小販買了一包青芒果。其實我還蠻佩服她的勇氣,在衛生條件差的國家,我還不太敢嘗試任何生食,因為在旅遊中生病可是一點也不有趣。

環城火車round train

Dayingone大英貢火車站旁,就是一個很大的市場。這段三個小時的環城火車旅程中,大部分觀光客會選擇在這裡下車逛逛,而當地人這是專程到這裡來採買。

大英貢火車站Dayingone

市場裡,販賣許多各式各樣的水果蔬菜,許多香蕉芭蕉的攤位,玉米的攤位,鮮果的攤位都是以大盤商的姿態大片大片的,分據著不同的角落。

大英貢火車站Dayingone

大英貢火車站Dayingone

大英貢火車站Dayingone

市場說大不大,大概十幾分鐘就能逛完。回到月台等待下一班列車時,發現這一攤有趣的人家,買著茄子和檳榔,和其他我叫不出名字的農產品。坐中間父親非常的搞笑,和客戶們熱絡的來回大聲議價著,不時也會朝著我們兩個突兀的觀光客微笑。不知道他們在這裡擺攤多久了,但是我感覺他們好像坐在客廳般招呼客人的自在。

這有趣人家的旁邊,一個老婦人則在地上擺了一堆木頭,我向她微笑,用手做了研磨樹皮,然後塗放東西在臉上的動作,她笑笑的向我點點頭,示意我對了。原來緬甸女人天天要塗在臉上的天然的防曬霜thanaka粉,就是從這樹根磨出來的阿。

大英貢火車站Dayingone

FullSizeRender.JPG

 

火車到了,突然間大家進入戰鬥狀態,趕忙著把大包小包的戰利品拿上車,許多人買了三四大袋以上的蔬果的,應該是要把這些蔬果拿到市區去買。火車一起動,站務員緩緩的從車頭走來,一一向於將蔬果堆到了走道的人索取鈔票,因為佔據太多空間是要額外再繳錢的,這也是合情合理。

環城火車round train

 

仰光小食

自從讀了Finding George O'well in Burma(中譯:在緬甸尋找喬治歐威爾)這書之後,一直對文章裡不斷提到的街邊茶館感到十分好奇。文章裡,一般民眾約會碰面就是在茶館,在前軍政府掌控下時期,許多異議人士也都是在茶館裡的角落裡低調地互通有無著。

這天我們走到了這家茶館,就在Sule Pagada舒雷金塔附近。一進來看到擺放麵包甜點的架子,跟一旁的服務人員點了些麵包,然後去櫃檯點了奶茶並結帳。奶茶非常的甜,幸好免費的茶水沖淡了油膩麵包和過甜奶茶一起入口時的口感轟炸。我注意到旁邊有大叔在吃一碗類似湯麵的東西,我感到有些好奇。後來才知道,原來很多茶館裡不只賣茶跟點心,也有賣傳統魚湯(Mont Hin Ga)跟一些當地餐點的。

May Sabei茶館

緬甸也愛吃咖喱,但在當地餐廳點一盤咖喱時,配菜似乎扮演比緬甸還要重要的角色,咖喱本身的口感也比較乾一點。這幾天我吃了兩次當地的咖喱,我決定我並沒有那麼喜歡它。

IMG_0702

我們都很喜歡印度咖喱。一個晚上,我們決定去嚐嚐這裡的印度咖喱。印度咖喱的焦點就在咖喱本身,肉質偏軟有湯汁,最重要的是跟所有印度餐廳一樣,有我最喜歡吃的饟nan可以搭著咖喱吃。

印度咖喱

來了好幾天後,有天突然發現我居然還沒有嘗過傳統魚湯(Mont Hin Ga),於是O提議就在City Jungle百貨公司美食街裡找找吧。「但是百貨公司裡賣的魚湯會道地嗎?」「會吧,難道當地傳統魚湯擺到百貨公司裡賣味道就會不道地了嗎?」他這樣說也是很有道理,我無法反駁。

我們在City Jungle裡通常的動線不是到KOI買綠茶,就是到布列德breadtalk買咖啡,而這次的任務是要尋找Mont Hin Ga。很幸運地,真的讓我們找到了一家賣著傳統緬甸餐點的乾淨小店面,叫Shwe Palin Tea House餐館,而Mont Hin Ga一碗居然也只要700Kyats(約15塊台幣)!果不其然Mont Hin Ga的口感就是一碗非常濃厚的魚湯,聽說當地人一般是當早餐吃的,這我可是沒辦法。至於道不道地的問題,由於我整個旅程只吃過一次,所以就只能等下次來緬甸再來驗證了。

Shwe Palin的Mont Hin Ga

 

仰光街頭萬象

在Anawrahta Rd跟Shwedagon Pagoda Rd交界,有一區市場,市場邊有很多賣隆基(longyi)的布料店。緬甸人每天都要穿的沙龍叫做longyi,如果要細分,女生穿的叫塔緬(hta-mein),男生穿的叫帕叟(pa-soe)。男生隆基最常看到的花色就是格子,而女生隆基的花色就非常多元了。

話說,出發前做功課時,所有的中文部落格都說longyi專指男生的沙龍,但是我查了更多英文資料後,才發現原來longyi其實是個統稱,男女的沙龍都叫longyi,因此到市場去只要講longyi他們就聽懂了。

街頭賣隆基Longyi的布料店

街頭賣隆基Longyi的布料店

中國城附近22街口

街頭五金店,一個老闆忙著招呼客人,另一個老闆忙記帳。在仰光市區裡,你會看到這街道路邊有充滿活力的小店並列、下個轉角有迎面而來人聲鼎沸的一長排菜市場攤販。

街頭五金店,一個老闆忙著招呼客人,另一個老闆忙記帳。

 

中國城附近22街口

中國城19街附近,白天也是宛如菜市場一般熱鬧。

這幾天在路上,還有一個特別有趣的現象。

仔細觀察,會看在路上有許多從樓上垂吊下來的繩子,繩子的一端可能是一個小籃子,也可能是一個小夾子,二樓以上的住戶不需要下樓可以用繩子輕鬆地將物件拉上去,真是緬甸人的智慧啊。

從樓上垂下的繩子

 

日暮仰光

傍晚時刻的仰光,由高處的無邊際泳池infinity pool仰望出去,好樸實好美。這幾天走在路上的仰光,現在從高處看出去,又是一番全然不同的景象。

還沒去新加坡最有名的金沙飯店無邊際泳池的這件事,一直都掛在我心上。不過幸好緬甸pan pacific hotel的無邊際泳池先圓了我的這個夢。

願這副仰光的美好的景象,不要因為過度觀光化而太快改變。

再會了仰光!

pan pacific hotel的無邊際泳池infinity pool

文章標籤

J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