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6440.JPG

2017年10月

在中國境內的絲路,一般來講指的就是西安到喀什這一段。只要有朋友聽說我要走絲路,一臉羨慕的表情,畢竟這個大家都曾經在歷史書上看過的名字,總是讓人有無限的想像。殊不知二年前2015年中秋連假期間我已經獨身走訪了烏魯木齊>吐魯番>敦煌>張掖>西安這前半段的絲路啦,二年後趁著中秋長假又來,終於要讓我走完絲路後半段了,烏魯木齊>庫車>喀什。

兩年前怎麼準備的,由於發懶沒有記錄下來,大部分不記得了,我想這就是初老的症狀(昏)~

因此這次的行前工作就只好從頭再摸索一次,並且好好記錄一下才行。下圖是網路上抓的,這張圖很清楚的可以看到烏魯木齊到喀什之間的大城市是那些,跟其相對位置。

www.china356.jpg

機票:

二年前中秋節前後搭乘了海南航空烏魯木齊進西安出航班,機票約一萬三千台幣,這次卻怎麼樣都找不到這麼優惠的票價了,於是最後買了東方航空烏魯木齊進喀什出的機票,不到一萬九千台幣,這樣的票價不滿意但勉強可以接受。回來時在上海轉機是大半夜而且停留12個小時,幸好朋友剛搬去上海,所以打算出去市區找朋友瞎晃一晚。

住/行:

(一)攜程(Ctrip)

攜程的網站上可以選擇語言,簡體版本即是攜程大陸local網站,若把語言設定改為䌓體或外文,就會變成國際版本了。國際版本和簡體版本有何不同呢? 這次我實際操作後的經驗如下(2017/9月):

*攜程國際版本: 接受VISA, Master等境外信用卡,但酒店的listing較少,預售火車票時會收取預訂費RMB 30元,火車票若售完即無法購買也無法候補搶票。

*攜程大陸版本: 不接受境外信用卡,但可以微信支付。酒店listing較多,預售火車票收取 "极速出票、退改签"服務費用RMB 20元,若你不想支付此服務費用,就會被引導到12306網站(大陸火車售票系統官網)去登錄買票了。已售完的火車票可以支付20-50元不等的服務費讓攜程系統幫你候補搶票,搶票成功率會因為支付的服務費不同而異。

是不是很神奇? 另外,攜程在APP Store裡也分二個版本,建議二個都可以下載來用。

國際版本上的酒店數量較少,因此我誤以為在國際版本上的酒店都是涉外的。台港澳外國人在大陸都只能住涉外酒店。但是我預訂了十次被退了八次,大部分就是因為他們不是涉外酒店。被退的有點煩,於是後來我都先線上跟攜程客服確認該酒店是否為涉外才去預訂。基本上呢三星以上酒店,或是國際青旅才"有資格"去申請為涉外酒店的。注意哦,"有資格"並不表示酒店有去申請哦,所以到底是不是涉外酒店還是要先確認清楚才好,畢竟我曾聽過有台灣人線上訂到了非涉外酒店,前台checkin時被拒絕入住的慘劇...

庫車唯二的兩間青年旅館都是不是涉外的不能接待台灣人,於是我只好定了青旅附近的涉外酒店,方便我前往青旅詢問拼車的事宜。是這樣的,在大陸很多地方旅行,很多國家級景點都離市區很遠,絲路很多必去景點也是這樣,而青旅一般來說都會提供併車服務,幫來自各地的不認識彼此的旅客們拼成一台車連同司機,一同前往景區,平攤出車的費用。所以很多人住青旅不只是想要交朋友,也是圖個拼車的服務。

再來是同樣一波三折的火車票網上預購。

大陸火車票開放在一個月前可線上預購,攜程可以代訂票。有時才開放訂票的第一天想搭的車次就已經全部被搶光了,這時候千萬不要緊張,過幾天很有可能會有餘票再被釋出。若出發在即時間緊迫不能等,攜程大陸版本也可以幫你”搶票”,搶票時要先支付搶票服務費跟車票費用,若攜程沒搶到票則會全額退費。

在攜程上訂的火車票目前不收境外信用卡,像VISA, Master這些的都無法,但可以使用微信支付,也還算方便。

記得上次去烏魯木齊時,到了火車站才發現火車站有烏魯木齊站(新站)和烏魯木齊南站(舊站)的分別,把自已嚇的半死。所以這次網上訂票我都再三確認是訂到那一站的票。

(二)Booking.com

這次訂喀什的國際青旅我是透過Booking.com。基本上除了大陸本土的攜程以外,以國際訂房APP來說,booking.com涵蓋了新疆地區較多的青旅和酒店。喀什的帕米爾青旅和老城青旅在booking.com上都找得到,老城青旅名氣大但是很難訂,我半個月前上去看已經很多日期都客滿了。

手機APP:

微信不用說了,是一定要下載的,因為這是在大陸唯一沒有被禁用的通訊軟體。其他如攜程的大陸以及國際版本CTRIP,booking.com,手機百度,百度地圖,Di Di打車,大眾點評,馬蜂窩自由行,這些都是很實用的APP,行前都先下載好。(2017/10更新:我人到了當地發現iphone的facetime在新疆也可以用,所以也會用它來跟O報平安。)

 

衣物:

因為本人不是太怕冷的人,這次針對十天的旅程,我就只帶了四件薄上衣,三件leggings,三條圍巾和一件羽絨外套。由於打算上帕米爾高原所以又多帶了毛帽和手套。在準備衣服的時候一切以同色系,可以mix and match為主,而且還有不同的圍巾做變化,因此也不需要準備太多件衣物來增加重量。

雜項:

我的旅遊人生裡,最令我驕傲的是我可以把所有的必需品打包到最小最輕,不到六公斤的輕背包就可以讓我出國走透透。之前環球四個多月時的背包精簡到只有8.5公斤,機動性超強,環球回來之後每次出國,就更不願意再拖又大又重的行李箱了。我的格言是,出去玩三天跟出去玩三個月需要的東西其實是差不多的,而且打包的愈輕便,行動愈方便。

不求人的自拍棒這次也準備好,上次買的超便宜手錶這次也要帶著,減少翻手機看時間,而引起他人的犯罪意圖的可能性。

新成員HTC的RE這次我也帶上了,它無線自拍的功能在一個人拍大景的時候應該是非常實用才是。

最近大陸官方正式封鎖了VPN的軟體,所以在露天上買了張不需要翻牆的”中港卡”。中港卡是在香港發售的中國移動上網卡,可以正常使用Line Google IG 臉書等大陸禁用的軟體,雖然中港卡只能上網無法打電話,但需要打到電話的機率不大。我買的是3G容量的中港卡,我想這對於十天的旅程來說是綽綽有餘了。

行前也去買了抗高原反應的丹木斯,希望上了帕米爾高原後不要有討厭的高原反應,壞了旅遊的興致就不妙了。

出發前一天我突然想到,十九大在即,最近兩岸關係又這麼緊張,還是去外交部網站做一下出國登陸好了,如果真的在哪裡被消失了,要找我也比較有行踪可追(完全是一個自己嚇自己的節奏哈哈)。

最後,謹慎地我將整段行程計劃email給O,覺得一切都準備好了,調適好心情就可以出發了!

 

後記 (2017/10/11日返台後更新)

在網路換好匯並準備到機場領取的人兒,入關前就要領取,一旦過了海關要再退出來過程非常繁複。平常很謹慎的我這次居然也進了海關後才想起我的人民幣還躺在台灣銀行的機場分行裡。「不好意思,我剛剛入關前忘了先去領取換好的人民幣我可以出關嗎?」「只有航空公司派人來才能帶你出關喔,你等等我聯絡一下。」聯絡上航空地勤了。「抱歉小姐,還有10分鐘就要登機,我們現在沒有人力帶你出關,如果您一定要出去那我們必須先取消您的登機。」是的,航空地勤不願意帶我出關,我就只好摸摸鼻子帶著身上僅有的$260人民幣現金去登機了。一路轉機到了西安機場,關內居然沒有提款機(!!),終點烏魯木齊機場唯一的提款機居然也是壞的。這忐忑的心一直到隔天去街上找到可跨國提款的ATM才安心了下來。幸好謹慎如我,帶了一張可以海外提款的提款卡, 不然真的要GG了。

台胞證無法在大陸的自動售票機領取網路預訂的火車票,這真是個寶貴的教訓。隔天吃完早飯,預留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前往烏魯木齊火車站南站,要去領取線上預購的火車票,誰知道又是一個悲劇的開始。由於大陸十一國慶長假正開始,整個烏魯木齊南站人山人海,我心想不妙,我可以在一個小時內訂到火車票請站上車嗎?排了一會,問到了一個警衛。「請問我線上已經訂票,是排這個入口領票沒錯嗎?」「你要去自動售票入口排隊。」我謹慎地想再次確認。「但是我是拿台胞證喔。」「對對,去自動售票口排隊。」他語帶敷衍。結果好不容易在自動售票口排到了自動售票機,發現機器沒有辦法感應我的台胞證所以領不了車票(天阿!!),在又回頭去重排人工售票口的過程中,就這樣錯失了我的火車(哭)!無奈的我在人工售票入口排了一個下午整整三個小時才買到傍晚去庫車的火車票。

這個故事告訴我,一、身為”呆胞”的我們,是無法使用自動售票機領票的,因為自動售票機只能感應大陸的”二代身分證”,故呆胞們即使線上已經預訂了火車票,還是要去人工售票處憑藉取票編號及台胞證領取車票。二、長假期間要到大站取票,最好提前三個小時就到火車站,因為買票口要排隊,實名制進站口要排隊,隨時隨地還有大媽大叔來插隊,絕對讓你排到昏過去...。

在外趴趴走需隨身攜帶台胞證。新疆自治區的維安非常嚴格,進出飯店以及任何公共場所,都要檢查證件。由於幾年前的在新疆各地的種族衝突事件,在庫車市區維安維穩程級之高,我也算是開了眼界。幾乎每個十字路口都會有穿著防彈背心的武警駐守,馬路上的武警盤檢點也非常的多,但是基本上只有維吾爾族人司機會被進一步盤查,漢族的車輛都是看一看就讓他開走了。公安巡邏車也不時在馬路上大聲開著警笛巡邏著。我每次走在路上,都有一種微妙的矛盾感,見警率這麼高似乎是很安全,但心中卻有種處於危險環境中的不安感,警察國家這四個字也不時浮現在我腦海里。

在喀什市區裡,可能觀光客比較多,街上的安檢站雖然還是會要求所有人將隨身包包放進X光機檢查,但對於漢人的檢查沒有太嚴格,維族人可是會被攔住搜身和檢查包包的。但,我曾經被譀認為是維族人而被攔了兩次下來(都不知是要哭是要笑了...)。

避免談論敏感政治議題。大陸當局目前一直往集權以及打壓人權方向前進,由於你不知道你面對的聊天對象是誰,在大陸任何地區都避免談論兩岸的政治敏感議題更不要白目地公開批評中國共產黨,任何在台灣享有的政治言論自由,在大陸都不適用的。微信裡所有聊天訊息更是被全面監控,有一些人聽到我是台灣來的,什麼政治的話題都不敢談。有次我不小心在微信上提到了一個敏感的字眼,寄出訊息後才驚覺不對,真是嚇死寶寶了。

一路上碰到很多大陸的”同胞”們,除了從他們身上了解了更多大陸當地的風俗民情,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居然從大陸人眼中更瞭解台灣了。獨身旅行可以走到哪裡認識朋友到那裡,這十天我遇到了來自上海的一對退休夫妻,經歷過文革時期的他們,對中國共產黨的認識比一般年輕人都來得深刻。私下的談話中他們也說了一些令我感到意外的論點。

我遇到了來自烏魯木齊的兩個女生,他們說在烏魯木齊的街上警察可以把你攔下,然後大剌剌的下載你手機裡所有的資料,檢查你手機裡是否有不當的言論。這兩個女生年初來過台灣,其一非常喜歡台灣長久保存下來的中華文化。在台灣,家裡放置的祭祖牌位,各地保留下來的宗祠,以及一些過年過節的傳統習俗,敬老尊賢的思維等等,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中華傳統文化及思想,在中國經過文化大革命的摧殘後很多都已蕩然無存了。「不知道為什麼,我特別喜歡台灣,在台灣覺得氛圍好舒服。現在新疆省還不開放台灣自由行,有一天可以自由行的時候我還想再去一次。」她說。

我遇到了年僅20歲但是到處在大陸旅行的湖北小姑娘W,我完全可以在她對人對事的沉穩以及圓融中看出旅遊對她的鍛煉。剛從北疆過來的她說「我現在訂火車票,明天想去內蒙古看胡楊林。」「新疆到內蒙古很遠吧,你就為了看胡楊林跑到蒙古去!?」「對呀,坐火車38個小時呢。」她的熱忱著實感染了不少同行的人。

我遇到了一個從深圳來的小哥趙,我們邊吃飯邊聊兩岸差異。一個晚上我拗他陪我去維族夜店喝酒見識見識,我一個女生實在不太方便去。「誒你們台灣人都習慣AA哦?」「什麼是AA?」「AA就是各自出錢阿。」因為每次吃飯喝酒,結帳他都搶著先付,而我隔天都追著他要給錢。

除了大陸人,我也遇到一位在曾經肯亞野生動物園陸陸續續工作了20年的高齡日本大叔Suzuki先生,他打算一人走陸路從喀什向西一路到伊朗,在他身上很明顯年紀一點都不是冒險的阻力。

路上遇到的人常常是旅途中最有趣的部分,也總是讓我常常思考,台灣的土地上前人奮鬥了幾十年為人民帶來了自由民主和人權價值,世代努力傳承下來的文化涵養,這些存在,現在對我們來說就好像呼吸空氣一般的自然。我們的網路沒有牆,人民可以合法上街陳抗,宗教自由被保護,在公開場合討論政治話題也很OK,是的,小小的台灣是華人國家裡唯一的民主體制,我們真該感到驕傲。雖然我們的民主環境還不太成熟,許多議題社會還沒共識,正義陸續還在轉型,公民素質也還在提升,但是方向對了慢慢走總會到

真的,每次的旅行,都讓我深深體會到台灣的美好。

 

新疆行(上):人在遙遠的烏魯木齊和庫車行旅中。

新疆行(中):奔馳在帕米爾高原的中巴友誼公路上。

新疆行(下):你的東土,我的西域!喀什 Kashgar的異國情調。

 

文章標籤

J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