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達利自已建的美術館,看來他名留青史的心願非常的強烈。
如果你要問我,我對達利的作品其實沒有什麼共鳴。在我眼中,他是個勇敢行銷自已的時代人物,而不是一個偉大的藝術家。他在非現實主義上的實踐和影響,多圍繞在自身藝術品的成就上,而沒有造福在公共建設上和後世代的文化涵養裡。如果只是特異獨行但沒有啟發功能的藝術作品,定位在娛樂會比藝術好一些。尤其是看過他粗糙的古典畫作後,我心想,幸好他生前選擇了誇張搞怪藝術創作,不然要在歷史下留下這一筆恐怕是不容易。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其他選項

好康快訊

    相片資訊

    本日人氣:
    0
    累積人氣:
    0